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All about aches.」十题。<1>

关于「疼痛」的十题,各种风格。
ache,疼痛(n.);疼痛(v.);渴望。
突如其来的脑洞。ooc有。
特别短,特别短。
so,能看完的我打心里感谢您。




『头痛。』
白澍在庆功宴上喝的的确是果汁,除了敬酒时的那一杯。
他跟在兄弟后面来敬酒,一仰头,冰凉辛辣的液体顺着喉咙滚进肚里,烧得心窝火辣辣的。
——他特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回来。
后来他又给自己灌了很多果汁,跟直男line的一群打打闹闹,在彭楚粤被跑来的谷嘉诚吧唧亲上去的时候差一点一口果汁喷出来,笑得不能自已。然后转身又偷偷喝了两口酒。
庆功宴结束之后,白澍跟门外的姑娘们打趣,“我打的回家啊。”出了门,才感到北京新年前午夜冷风的威力。来自西伯利亚将要南下的风直直地灌进单薄的外套。他一只手护着刘海,一只手裹紧围巾。
“要回去了?”
身后传来声音,很熟悉,很熟悉的,带着广东柔软口音的声音。白澍转身,耸耸肩,“对啊,回家了。下次见得一个月之后了吧。”
“…再见。”
“不做个告别挽留下吗彭彭?”白澍想要走过去拍拍彭楚粤,眼前突然闪过一片黑影,脚下的动作有片刻迟钝。
——一杯酒,下了肚,上了头。
“来来,挽留一下——”彭楚粤似乎没有发觉到白澍那一顿,只向前两步抱了抱他。白澍把头埋在彭楚粤的肩窝里,彭楚粤似乎感到对方滚烫的脸直接贴在自己的肩头。


白澍终于在月亮消失前打的到了家。他拖着巨大的箱子,叼着家门钥匙,强打着精神轻轻上楼,开门,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再在熟睡的弟弟头上悄悄落下一个吻。然后有些昏沉地顶着隐隐作痛的脑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白澍还是决定看一眼手机。
上面有一条未读短信,来自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那个人。
“刚刚把治头痛的药放在你外套的口袋里了,记得吃掉然后睡觉”
举起手机敲了一个字,发送。
“多谢大王恩宠,小的这就去吃Night嘭嘭。”
起身找到外套,里面果然有一板白色的药片。白澍轻手轻脚地去接了杯水,仰头吃了药。


——一夜安眠。


-fin.


看到这儿的,我给您鞠个躬。爱您,谢谢。

评论(19)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