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All about aches.」<2>

失踪人口回归。
关于疼痛的十题,第二题。
一如既往地欢帝×树苗。情节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鸳鸯锅”三个字有出现,预警。
有零星希光/蛋沐蛋,预警。不占tag。
不行李亚当太魔性了我先笑一会。



『胃疼。』
天还没热,白澍和彭楚粤、肖战几个人偷偷跑到了前门大栅栏儿的一家火锅店。三个人坐在火锅店一个靠窗的角落,开始给别人打电话。
电话一个个拨过去,有的能接通,有的接不通。
比赛结束了,大家也就都回了家,除了这几个闲不住的跑出来,其他人就该吃吃,该睡睡。接不通的电话,就只当人家正补着觉呢挂了电话;接通了的电话,有的正窝在家里玩,有的天南海北地High,剩下的寥寥几个,就急急忙忙挂掉电话跑来蹭饭。
……北京的堵车,也许是这个城市最为壮观的景象。
在这新年伊始的日子里,私家车如雨后春笋般一个接一个蹭蹭地往外冒。
40分钟后,三人看着泽希聚聚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提着凌乱的光哥走了进来。
一小时后,五人看着穿着长款羽绒服带着大口罩的老干部韩沐伯走了进来。
……白澍以为老韩会从怀里掏出一只搪瓷缸。
……事实上,老韩掏出了一个黑色的保温瓶。
今天,几个人为了照顾拒绝吃辣的未成年人和广东群众,破天荒地拼了两个锅底,一个红汤,一个白汤。
“满足一下当时没有满足的鸳鸯锅吗,”白澍突然这样想。
一会儿,火锅上来了。不是北京地道的烟囱形状的铜锅,而是普通人家里面的圆形铁锅。锅被分成两半,一半红,一半白。汤在烧开的锅里咕嘟咕嘟冒泡,底料里的蔬菜不停地翻腾,红汤里不不时嘣出几滴油,浮在另一半汤上。
不知道是谁叫了几瓶啤酒和一盒纯牛奶,成年了的就开始一边喝酒一边对瓶吹。
……围观的未成年人端着牛奶一脸茫然。


一顿饭吃得的确不算慢,几个人一筷子一筷子地夹肉一勺一勺地捞菜,不到两个小时就“扫荡”光了一桌子。
除了饭店门,不顾某广式健康专家“饭后不要吃太凉”的阻拦,白澍领着大家七拐八绕找到了一家冻酸奶。店里的温度似乎比外边更凉一点,白澍吸了吸鼻子轻车熟路地趴在柜台上要了两杯冻酸奶,一杯自己吃,另一杯给了光光。
夏之光刚刚吃得饱饱的,没吃几口就塞给了陈泽希。陈泽希随便挖了两勺交给了韩沐伯,韩沐伯又举起勺子一口一口把剩下的一半喂给了肖战。
至此,除去彭楚粤和白澍,剩下的四个人分了一杯冻酸奶,另一杯全到了白澍肚子里。


晚上,彭楚粤以“来北京旅游忘订房间没地儿住了”为名看似顺理成章地住进了白澍的家。白澍妈妈毫不介意这个跟儿子一起住了三四个月的朋友的到来,甚至非常热情地搬了另外一床玫红色的被子放在白澍同样是玫红色的双人床上。
北京的暖气很足,这是彭楚粤睡着前最后一闪而过的一个想法。


当天夜里,白澍是肚子疼疼醒的,彭楚粤是被身边的人为缓解疼痛发出的抽气声吵醒的。他伸手拍了拍身边的枕头,没有人。白澍正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团成一团。
“让你晚上又吃热的又吃凉的……”彭楚粤憋着起床气,闭着眼就开始数落白澍。
“嘶…不过我敢打赌你绝对没感受过肚子疼的滋味。”白澍在被窝里幽幽地跟彭楚粤贫。
………
没人回答。
“靠,人呢…嘶…”白澍小声地骂了一句。
咔啦一声,门被人推开。
“热水,赶快喝掉。”彭楚粤端着一杯水进来,打开灯,把水放在床头柜上。水上面冒着腾腾上升的热气。
白澍爬起来乖乖喝了水,把灯关掉。


胃疼似乎真的缓解了很多。困倦很快占据了两个人的大脑。
迷迷糊糊,半梦半醒间,他听见耳边传来声音。
“我也敢打赌,你绝对没有感受过肚子疼时有我的滋味。”
白澍感到隔壁的人翻了个身。
晚安。

-fin-
能看到这里的朋友,给您鞠躬。谢谢您的支持。

评论(1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