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粤】听书(短,一篇完,算HE?)

【粤澍粤】听书
——借一个人的眼睛,写一个不大的故事。

-1-
        我姓陈,是个北京胡同儿里出来的女生。
        曾经在城边儿上学时,见过一个年轻的说书人。
        我一直记得他,他的眉眼弯弯。

-2-
        当年,我上初三。
        伴随着第一缕炎热的南风,他悄悄地出现在我住的四合院儿里。
        他身高不高,大概跟院子门口从上往下第二排电表平齐。
        那天下午,夕阳漂红了西边的天。我照常推着旧自行车进了院门,正好看到他在跟隔壁的小孩交谈——他穿着校园里常有的白衬衫牛仔裤,半蹲着,怀里靠着一身背心裤衩的小孩儿。只看见他笑得开心,和怀里那个一样,挑着眉,眯着眼,恍惚间以为是邻班的翩翩少年。
        那天,我放下自行车,转身进屋,打开冰箱伸手拿出一瓶北冰洋。夕阳下,缀满水珠的透明瓶子盈满橙黄的汽水,映得晃眼。我起开瓶盖——瞬间冲出的破裂的气泡中泛着丝丝甜味——顺手把冰凉晶亮的玻璃瓶递到他手中。
        后来,他的故事,给了我一整个泛着丝丝清凉橙味的夏天。

-3-
        那年夏天,几乎每天,他都会赶在夕阳落山前出现在家外那个不大的院落,给院落里的人讲上一晚故事。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剧院里多年的话剧演员般厚重,又像学校里女生最喜欢的男生一样温暖;带着点京片子的口音,却透着南方人开口的柔软。
        他似乎有无数超乎常人经历的故事。
        我总是会惊异于他口中的故事,里面很多是他真实的经历。那些故事表面上总是拥有令人欢喜的魔力,比如与他兄弟们一起的那些故事。我身边的邻居们,他们嗑着瓜子、吃着西瓜,听玩笑似的听着一个个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故事。
        当夜幕忽地从半空中坠落,有人点亮了院里唯一的电灯,他就在明晃晃的白炽灯光下拼凑脑海中不同的记忆碎片。电灯旁往往围绕着嗡嗡吵闹着的飞蛾,它们一个接一个奋不顾身地往灯上撞去。光亮常常会在他长长的睫毛下布下漆黑的阴影——那个时候,我就会觉得,年轻的他,单薄的他,有着许许多多经历的他,是如此的孤独。

-4-
        那是个大雨倾盆的下午,夕阳早已草草收工。只留得伴着巨大雷雨的响声的灰黑色的天与云,颤巍巍地要坠向大地。他如同往常一般来到小院儿,帮着邻里支好蓝色油布扯的雨棚,继续做那个讲故事的人。
        那天,他趁着人少,破天荒地讲了一个关于爱的故事。
        至于内容,实真记不太确切了。貌似是一个护国将军跟一个江湖郎中的故事,两个男人,不顾所谓断袖之癖和无数人的阻拦,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怎知最后的最后那故事也没落到个好结局,说是二人一个战死沙场一个流落天涯。晚上,我听着雨水噼啪作响,竟觉得故事里那个郎中和面前的说书人重合在了一起。
        那天晚上他离开时,我分明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在门口为他撑着伞。我也看见,出门时,两个人十指相扣。

-5-
        他最后一次来,是在我中考结束的那天下午。
        他似乎是在等我,院子里除了我俩空无一人。
        他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6-
        他说,他有一个朋友,从南方来的一个朋友。
        那个朋友和那个雨夜的故事里的护国将军很像很像。
        几年前,他的朋友来到北京,遇到了他。一场早已注定失败的比赛改变了他俩的人生——他们决定一起打拼,几个年头来也算拼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年轻的两人就意料之外地在一起了。其间多少也熬过了旁人的冷眼和嘲讽,熬到了足够强大,足以在他人面前握紧对方的手的那一天。
        他又说,有句话叫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要做成某些事情的功夫,是往往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之上的:说服双方的家人,不顾他人的风言风语,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伤害……
        一向经历丰富的他,竟然也会在“爱”字面前败下阵来。
        他想,现在,最好的爱也许是放手。
        我劝他不要放弃一辈子还很长,他骂我刚考完试就准备挥霍青春。
        我又看见他的笑,笑容里有奇怪的释然和复杂的孤独,却依旧眉眼弯弯。
        夕阳又映红了天空,层层叠叠的橙红色铺满了头顶。我送他走出院子,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他慢慢远去,慢慢变小,然后消失在路的尽头。
        不知怎么,我又感到了属于他的孤独。

-7-
        后来,我考进了重点高中,住了校,一个月只回家一次。
        某一天竟然又在院子里见到了他。
        他正在院子里唱歌。
        他唱的歌,好像是叫《被遗忘的时光》。
        歌词里唱,只有那沉默无语的我,不时地回想过去。
        我猛然想起那时他临走前给我讲的故事,心里一紧,推门而入。

        他身边是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比他高了不少。
        在那一瞬间,我记起来,这个人正是那年雨夜来接他的人。
        我用目光询问他,看见他突然把那人的手从口袋里拽了出来,将手指硬生生塞进人的指缝。
        十指紧扣。
        记忆中讲故事的他,我又看到了他的眉眼弯弯。

-8-
        再后来到了现在,我坐在办公室里,常会跟他们通通电话。
        听人说真爱也敌不过时间,我想,要是再早几年,我一定会带着年轻的两个人,气势汹汹地找到说这话的人,让他自己打个脸吧。


Fin.




看到这儿的给您鞠躬,整个五一我也算有点产出了。

评论(2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