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粤】电台情歌。(上)

电台情歌。
酒吧驻唱歌手粤&深夜电台主播澍。
(Maybe欢帝&白老师)
ooc有,慎入。


一整篇貌似手机打不完了,先发半篇然后我滚去复习小中考。



————————————————————

-1-
 ——我们都忘了,在彼此之间,搭一座桥。

-2-
 白澍和彭楚粤同居了一段时间。
 不短的一段时间。
 当白澍原本在电台中午黄金时段播广播时,他每天早起做饭。
 日复一日地,每天,白澍起来看会书:有时候是小说,有时候是戏剧——然后在彭楚粤闭着眼扶着墙沿着墙根走向餐桌前做好早饭。桌上的早饭盘子下面每天都压着一张便条,尽管并没有什么意义:“我上班去了,下午在办公室整理隔天的材料,晚上下班去找你。”
 等到彭楚粤起来,就拉开凳子坐下,抽出纸条,在有些昏暗的房间里独自吃早餐。吃完了他就回到房间补觉,或者斜躺在沙发上抱着他的路飞玩偶看老电影——有时候他也会一边看海贼王一边剥橙子吃。
 有时候,两个人也会想,渡过了不停地错过,心中会不会住进对方?

-3-
 白澍是被诬陷的,只有白澍自己知道。
 那天下午他被叫到领导的办公室里,打开门的一瞬间,他仿佛看到那一口熟悉的漆黑的大锅迎面砸在自己脸上。
 领导要把他调去做一个深夜的情感节目,一个深夜收听卖醉的失恋男女电话诉苦的节目,叫什么“你的月亮我的心”。——至于前边一个主持,刚刚不知道因何请退了。
 “头儿,能给我个正经的理由吗?”白澍捋着有点发皱衣服。
 “呃,他们说你行为作风有点问题。”领导声音很低,有不太明显的南方口音。
 “我又没干什么被抓……”“他们说你每天晚上去酒吧,后半夜才出来,连续将近一年。”“听众又不认识我……”“万一呢?”
 都有计划有预谋的呢,白澍想。
 ——只怪我正跟在酒吧唱歌的谈恋爱罢了。

-4-
 和往常一样,下班,然后走两站路到彭楚粤的酒吧。
 白澍在一个岛台边坐下,把包扔在桌上,随便跟调酒的小哥要了杯喝的。
 调酒小哥姓陈,白羊座,似乎是个海归,跟白澍志趣相投。
 “我靠,你们台这都是什么套路啊,我们酒吧拒绝背锅。”眉眼弯弯的陈小哥把一杯白开水推到这个半失业的小主播面前。
 “我一会还得去上班,以后就得给失恋男女狠劲儿灌鸡汤了。你帮我给彭彭说一声吧。”白澍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刘海。
 “Okay okay,我就跟他说你头儿给你拉新节目了,夜里不一定来得及过来。要给他说你是因为他丢了个黄金档,别说恋爱了,朋友都没法谈了。”白羊小哥陈难得表现出了高情商。
 “行,先谢谢你了。”白澍拿起身边的包。
 “赶紧走吧迟到了扣你工资。Bye.”

-5-
 ——白澍曾经问过彭楚粤,他开个酒吧为什么还要自己唱歌,以及生意也不差自己每天晚上在这挥洒人民币是为了什么。当时彭楚粤没回答,上去唱了首歌,然后又回来坐下。后来他也没有解释,再后来白澍发现那首歌的名字叫做《冻结》。
 ——那首歌唱,冻结那时间,冻结初遇那一天。冻结那空间,冻结有你的世界。




-tbc-

看到这儿的我先给您鞠个躬,明儿个我发下半篇再给您鞠。
今儿个在(三声)这儿有不唱《瘾》的彭楚粤来着。(bu)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