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All about aches.」<4>

4.肩脊疼。
(短×∞,意义不明。回归小学生文笔)(直男line有,私设有,ooc有。吐槽气息严重。)(别的cp都是手滑)早就写好了今天才摸到手机,我的锅[跪]
BTW,3被我吃了,明天把它吐出来。




————————————————

前几天杭州的天气一直很好,天很蓝,云很少,天气不热,空气中也没有黏腻湿润的水滴。
这两天,不知道从哪儿刮过来一阵寒流,天总是阴沉沉的,不时往下飘几滴雨。
——这天,白澍一脸幽怨地顶着满头蓬乱的头发,在谷嘉诚亲切的“关怀落枕人民”的眼神和陈泽希“儿子我想你需要爸的帮助但是爸爸不想帮助你”的眼神中敲开了肖战的房门。
然后在软磨硬泡下获得了8个人唯一的,来自肖·门面·霸总·天择·战的吹风机×1。
[以下内容来源于专注用手机送熏香的30M同学。]
澍:肖战肖战把吹风机给我用用,我落枕了。
战:我吹头发呢你说啥?
澍:肖战,吹风机,我要用。
战:啥?
澍:战战~
战:吹风机吗?
澍:天择~哥~
战:我擦尴尬极了,你等我缓缓我给你拿。
[感谢30M同学的友情记录]

——再一次,白澍一脸幽怨地顶着满头蓬乱的头发,在谷嘉诚和陈泽希“爸爸同情你”的眼神中敲开了肖战的房门。
他哭着对肖战说,吹风机治落枕都是骗人的。

最近的拍摄日程也不轻松,几个主演一连几天连轴转。惦记着自己还是在几人中唯一一个表演出身的白老师,为了不拖进度,决定梗着脖子去片场。脖子不能动,似乎整个人都僵硬了,一天的拍摄似乎也变得极其漫长与痛苦。
——以致于在导演说结束后,他差点上去抱着导演转上两圈,“要不是我实在动不了了我真上去抱导演了!”后来白澍一脸认真地说。

乘车回到住处,白澍冲了个澡,爬上床准备发个微博睡觉。于是他躺在床上举起手机随便拍了几张照片。打开微博挑了张好看的,配上自己对落枕的深恶痛疾,点击发送。看图片发送完毕,便把手机往床头一扔,翻身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白澍的落枕终于睡了回来。他从被子里抽出一只手,贴着床画了一个大大的弧,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捞到自己身边。
点开微博,昨晚的照片下面评论上涨不少。点开热门评论,最顶上一条是彭楚粤的评论:“你也是累趴了吧,好好休息。”
——我去,就住隔壁你过来说会死啊。




-end-
PS.写这一篇的时候还没想好怎么结尾,一直空着,直到那天欢欢回复wuli白老师才把结尾补上。可见我究竟拖了多久(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