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All about aches.<9>

<9>心疼。
    潜水员粤×海员澍(鱼×鸟)
    BE预警×N
    有任何设定反科学请及时指出,谢谢———
    给您鞠躬。


────────────────

-1-
    天和海又是一个颜色了。
    人们说,它们连在了一起。

-2-

    二十世纪初期。
    白澍是一艘邮轮上的海员。平常出海,他的工作就是在船上打扫打扫卫生,或者为客人提供基本的服务。
    奇怪的是,作为一个常年在海上漂的海员,没有同事知道他会不会游泳。也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来的———仅仅就是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船上,船长拎着他来做自我介绍———仅此而已。
    同样船上还有一个奇怪的潜水员,叫做彭楚粤。他总阴沉沉地坐在一边,嘴里念念有词。———至于为什么要在客轮上配潜水员,船长支支吾吾,“为了安全。”
    白澍跟船员们打成一片,每天带着笑脸调侃自己损损别人。
    彭楚粤坐在船舱里的窗边,往外张望。

-3-
    那天,天上堆满了黑压压的云,所有人都知道,暴风雨来了。
    海上卷起了层层叠叠的波浪,后面的压上前面的。浪扑到船上,岩石上,岸上,把它们吞没,又把它们吐出来。船在海上颠簸摇晃。
    距离目的地,三天。
    眼见浪越来越高,船长开始权衡是否放下救生船让乘客逃生,他派船员们安抚人群。彭楚粤依然坐在旁边,船长没有找他。
    没人发现,白澍,消失。

-4-
    白澍曾经是一只鸟,可以日夜在海上飞翔的那种鸟。他喜欢展开双翼从水面滑过,用尾巴激起水花;他也喜欢在风雨中翱翔,看惊慌失措的鱼群四下逃窜。
    某一天,他在灯塔上看见了一条鱼,通体蓝色的鱼,在暴雨中逆流而行。很快那鱼便被猛浪排上沙滩,躺着不停摇晃尾鳍挣扎。白澍冲下去,把鱼衔住飞回海面,轻轻把鱼放回水中。
    后来,他修够了道行,进了人间成了个青年,在船干活上打发时间。他再没见过那条蓝色的鱼,也再没见过那么盛大的暴风雨。

    彭楚粤,一条海鱼,奇怪的海鱼。他和他五颜六色的兄弟姐妹们不一样,他浑身上下只有一种蓝色,没有花纹,没有斑点,没有图案,只有均匀鲜亮永不褪色的蓝。
    曾经一只鸽子救了他的命,那只鸽子很有个性,每天在海面上飞翔。鸽子似乎没有家,每晚在灯塔上空盘旋。
    “如果我是人,就能照顾他了”彭楚粤这样想。他去海妖那里求海妖把他变成人。海妖没收他任何报酬,只趁他不注意抽出了他灵魂里最坚硬的部分。彭楚粤上了岸,碰巧和白澍上了同一条船。
    彭楚粤认出了白澍。
    白澍仍惦记着那条鱼。

-5-
    暴风雨没能有耐心等到船靠岸的一天。人们清楚地通过鼓膜的膨胀疼痛感觉到气压降低迫近,然后看见一个个大浪朝自己拍来。
    船长开始疏散人群,人排成整齐的几列登上救生船。
    乘客输送完毕,必定有一个海员不能登船。
    没有人喊彭楚粤,不知道是相信他的能力,还是仅仅不想带着他。
    也没有人喊白澍,没人找到他。

-6-
    距离沉船,十分钟。
    彭楚粤发现甲板影影绰绰的有一个人影。
    是白澍。
    彭楚粤走出去。
    白澍张开双臂,面朝天空。然后,他慢慢抓紧栏杆。
    “……你怎么没走?”
    “你不也是?”
    “走不了了。”
    “嗯,没想走。”
    “怎么不走?”
    “等一条鱼。”

    距离沉船,一分钟。
    彭楚粤抓住白澍的手腕。

    船沉了。
    船沉的前一秒,彭楚粤拽着白澍跳进了大海。
    海里睁不开眼,只能看见一片漆黑。
    彭楚粤牵着白澍,游向海底。

    你等到那条鱼了哦。

    水越来越深,水压越来越大。
    心脏被迫跳得缓慢。
    心脏被压迫得疼得生疼。

-7-
    后来,白澍死里逃生般被从海中救起。
    他继续出海,他仍然等着那条蓝色的鱼。




    -fin-
────────────────

    各位大大不要ju我!!!给您跪一个!

评论(1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