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七月上 1

 

    oocoocooc.各种言不达意……
    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原谅我活的这么几年还太少不能理解透这首歌………

──────────────

    我最后没再跟科考队进沙漠。

    我叫白澍,博士毕业于S大学考古学专业,本科同期毕业于S大经营管理专业。
    几年来带领国内一支考古队多次进出塔克拉玛干沙漠,不算一无所获也没有里程碑式的发现。
    曾经在沙漠里见过无数次难以言表的灾难,也曾不知多少次见过昨日最亲密的战友今天在自己眼前被风沙埋没,长眠于茫茫沙海之中。——我自己却无数次被死神眷顾,从鬼门关前回到现实。
    我累了。
    于是前几天,我卸下一身行囊,把队伍托付给最信任的学生,然后放弃自己为之奋斗数年的事业,在沙漠边接手了一家小酒吧,唱唱歌,看看书,偶尔讲讲故事。
    沙漠边缘夏天不那么热,旅客乐得来这儿走一遭,也算自己到过中国最大的沙漠。我倒乐得给那些来喝酒的人们不厌其烦地讲我那些似真似假光怪陆离的故事,不管别人信以为真或者当个笑话。

    就这么又耗过了几年。

    那天清晨,我听见有人推开门,于是从沙发椅里抬起头。
    光是从房子后边照过来的,显得屋里很黑,而屋前有一大片浓浓的阴影。我摸到左手边大灯的开关,按下,屋里瞬间灯火通明。那门外的人身上似乎正氤氲着沙漠清晨独有的水汽,我看着他走近,睫毛上分明摇摇欲坠地挂着晶莹的水珠。
    他在岛台边坐下,我接了一杯温水递给他,看着他仰头一饮而尽。
    “你不会在外边儿站了一夜吧?”我随口问他,拉开旁边的高脚凳坐在他对面划开手机看了一眼,不到七点。
    他往门外扬了扬下巴,“我车子在外面。空调不敢一直开着,特别冷啊。”
    我看他手指修长却有一头青年乐队主唱般的紫色头发,心里有一种这人来重走青春路的错觉,小声问他:“你从哪儿来啊?乐队解散了来边疆散心么?”
    他睁大眼睛看着我:“那个,我乐队,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有乐队的?我爸前两天告诉我说,我们家这边有个亲戚病重,让我来看看。”
    我看着那人黑眼圈都快掉到下巴了,心说这人估计搞乐队受了不少累。“可是这边的住家大多搬到新城了,医院也在那边,你可能找错地方了。”
    他瞬间蹦了起来:“啊?新城离这儿不得开一天的车?”
    我心里看的明白,不怕坏事儿,于是接口:“我估计你家人是看你搞乐队太累了,想让你出来放松一下。你想,你那个亲戚能等你开车过来,生命也挺顽强的……既然你都到这儿了,不如停两天休整一下再走咯?”
    听他含糊的嗯了一声,我又低下头研究手里刚寄来的书。短暂的几秒钟之后,我感到目光猛地抬头,发现那人正盯着我看。
    “……我们,是不是见过?”
    “你们那儿搭讪都是这样低端的配置吗?”我笑道。
    他却一脸认真的摇头,“你好,我叫彭楚粤。”

    我听见一声惊雷,在我耳边轰然炸开。

-tbc-

─────────────
给您鞠躬,剩下的明天发。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