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我曾想过一了百了 (粤澍)

偷太太们的梗。
——“如果还有什么能让我留下,我想那大概是因为你还在。”

指尖上的小人甲†: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_(:з」∠)_


只是偶然间听到了这首歌,是日语歌,中文名叫《我曾想过一了百了》


说真,挺好听的_(:з」∠)_


这次我拍着胸脯告诉你,绝壁的HE!😡


我现在是看啥暖心文都想哭_(:з」∠)_


莫名其妙写出这种东西真是罪过……


但这真的是唯一一篇甜向的短篇😂


凑活看吧😉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蒸煮,谢谢。


——————————————————


“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稍稍喜欢上这个世界了。


因为有像你一样的人存在,我开始稍稍期待著这个世界。”


这是关于一位病人和一位主治医师的故事。


阳光之所以能融化冰川,是因为它足够温暖。
绝望的病人之所以想要活下去,是因为遇到了生命中的他。


这是彭楚粤住进这个医院的第三个星期,已经步入冬季的世界似乎把一切都放慢了。


窗外又开始下起了丝丝小雪,在缓慢的往下坠,彭楚粤半卧在床上,有些失神的望着窗外的白色。


“叩叩——”


回过神,他望向敲了下门然后走进来的人,本来黯淡无光的眼眸在看到来人后变得明亮了些。


“感觉怎么样?早餐有按时吃吗?”


手里拿着笔和检查报告的医生弯起眼睛,温柔耐心的询问着彭楚粤。


医生不算高,软软的头发乖顺的耷拉着;他很白,可能比有些病人看起来都要苍白些;也让眼下的乌青看起来更显眼。有些大的白大褂穿在身上更显得他瘦小,彭楚粤很喜欢他穿白色的感觉,特别干净舒服。


“有。”


望着医生微微低下头写字的样子,彭楚粤有些失神的眯了眯眼。


他喜欢他的主治医生,白澍。


打小时候起,他就特别喜欢看起来很干净的事物。可是越长大彭楚粤也就越发现,曾经他喜欢的那些干净的东西,到后来不是脏了就是坏了。那些在他认为很干净的人,到后来也越发变得阴暗丑陋。


彭楚粤不太记得之前住过的几家医院里的日子,只是那段日子里他都活的太过压抑,医生的冷眼相视,冷清的病房让他难受的喘不过气。


日复一日的犹如地狱般的检查折磨得他身心疲惫,明明每次的结果都没什么差,为什么还要重复去遭这个罪?他不懂,也不想去懂。既然你们都说不好治,那为什么不早点让我解脱呢?


他每天都不断的在渴望死亡的到来,可是每次将要成功的时候他都被迫抢救了回来,睁开眼永远是病房里白的吓人的天花板。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死亡成为了他唯一的愿望。


彭楚粤有些颤的伸出手,长了些的刘海似乎遮住了些那双泛着疲惫却依旧含着温柔的双眼。


白澍抿了抿嘴,抓住对方在被子里捂了许久,还带着温热的手。


拉过他坐到自己旁边,彭楚粤没再放开他的手。白澍有些不自然的颤了下,手心朝上紧紧握住了对方。


他治疗过的病人数不胜数,有过成功也有过失败。医生经历最多的也不过是生离死别,去世者的家属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到崩溃,他们早已看的麻木。


“彭楚粤,你再坚持下好不好?”


他在努力克制声音的颤抖,他想抬起头露出笑脸给彭楚粤,可是心里浓浓的不安和害怕却让他无法像往常一样露出对方喜欢的笑容。


这次他的病人不是别人,是他喜欢的人,是他的恋人。


人都是自私的,没有一个人是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能好好活在这世上的,他白澍也是如此。


“澍儿,我想去外面看看。”


彭楚粤的答非所问让白澍抬起头看过去,对方只是微微笑着侧头看向窗外,紧握的两只手始终都不曾分开。


“等手术结束后,咱们就去外面看看吧?”


软糯的声音说出口很轻,还带着点虚弱。白澍一字不落的全听进耳朵里,愣了会后突然眯起眼笑了。


“好,那你要坚持下去,别抛下我。”


彭楚粤一直有个愿望,希望死神能将他带走,离开这个对他淡漠的世界。可是每当他静静的看着白澍的时候,他又不想死神这么快到来。


彭楚粤不喜欢这个世界,可他喜欢在这个世界的白澍。


手术定在了下个星期,刚好是春天到来的那一天。


白澍早早就打算好了,等到彭楚粤手术顺利结束的几个星期后,他的身体恢复不错的话,就带他去医院后面的公园转转。万物复苏的季节不热不冷,伴随着清风和他一起在河边散步也是种不错的享受。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好一切的准备,他以为自己能轻松的应付那场关乎彭楚粤性命的手术。
可到了手术当天,白澍却怕了。


“树苗,你是他的主治医生,你必须要亲自为他主刀。”


同事肖战扶着他的肩膀,严肃又担心的望着不断摇头的白澍,那双平时面对这种时刻都非常冷静的眼睛里此刻却写满了慌张和害怕。


其实肖战说的很对,他有这个职责去为病人主刀。自己也不是那种经验不足的医生,他明明是可以冷静的做完这场手术。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害怕看到彭楚粤毫无血色的脸,那会让他慌了神,会让他止不住的颤抖,会让他无法握紧手里的手术刀。


白澍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去完成那场手术,不管是作为一名医生还是作为一名爱人,他都不想看到彭楚粤的心电仪上显示的心跳最终变成直线。


肖战也心疼白澍,作为他这么多年的同事兼好友,又怎么会不理解他现在的心情。从不会有一个人能让白澍害怕主刀。


彭楚粤对白澍的意义比他想象中的更重要。


最终的主刀医生定为了肖战,直到他离开办公室,白澍都缩在沙发里没有任何动静。


墙上的钟表在滴滴嗒嗒的走动,白澍突然起身扯下身上的白大褂疯了一般的跑向手术室。


彭楚粤是孤儿,除了小时候生病住院时而来看看他的院长阿姨外就没在有其他亲人,现在长大从孤儿院出来后更是只有朋友抽空来看看他。


医药费什么的从来都是院长阿姨付的,彭楚粤曾对白澍说过,如果他真的能顺利活下来,一定要回孤儿院好好孝顺院长阿姨。


这场手术彭楚粤没告诉任何人,包括和他玩的很要好的那几个朋友。白澍知道他这么做的意图,无非就是如果手术失败了,至少他走的也清静,更不用看到那些家伙讨厌的哭丧脸。


室外只有白澍一个人在等待,那亮着的红灯仿佛下一秒就会熄灭。白澍很忐忑,脱去白大褂的他也不过是个家属,在不安的等待手术结果的家属。


“彭楚粤…我们说好的…你不可以抛下我……”


脖子里戴的十字架项链此刻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白澍跪在手术室前一遍又一遍的祈祷着。


他这辈子救过的人很多,从他手上失去生命的人也很多,所以他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彭楚粤能挺过这一劫,他这辈子就没做过什么恶事,一直都在病痛中不断挣扎的活下去。


他不应该被这样对待,他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红灯的熄灭让白澍顿时心提到了嗓子眼,双腿发软的他在站起来时有些踉跄的往后倒了几步,眼睛死死盯着那扇门。


他仿佛等待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终于看到了走向他正摘口罩的肖战。几个小时的手术让他看起来不太好,满脸的疲惫,却在看到门外的白澍时加快了脚步,在他将要摔在地上时连忙拉住。


“粤粤很棒了。”


“嗯,我知道。”


不知不觉中眼眶被涌上来的眼泪占领,白澍咧开嘴笑着。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彭彭是最棒的。


两年后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白澍特例向院长请了半天的假。上午工作一结束白澍就赶忙到花店买了束花,打的朝着墓地出发。


一路上白澍在后座静静的抱着花束,侧头靠在玻璃上望着窗外不断变换的景色好似在发呆。
两年的时间也是很快,白澍总觉得那天仿佛还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下了车,白澍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发现了什么快步跑了过去,嘴角不禁上扬,稍稍用力跳起趴到了前面人的身上。


“白澍!下次能不能换个正常的出场方式!”


“哎呀别生气嘛,我可是一下班就赶来了诶,你扫完幕了吗?”


“废话,也不看看本王是谁。”


“好啦好啦,我知道彭彭最棒了~”


从人背上下来后,白澍规规矩矩的将手里的花放在了墓碑前边,与彭楚粤带来的那束正好排排放在一起,笑嘻嘻的看着碑上的照片。


一年前彭楚粤得到消息,一直很照顾他的院长阿姨去世了,那时他已经出院了两三个月。


那次手术很成功,虽然肖战告诉白澍在手术过程中彭楚粤曾一度停止心跳,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当时肖战还坐在彭楚粤床边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彭楚粤这家伙一定是舍不得你。


导致彭楚粤日后能下床了一听到肖战再次提起这个就红着脸到处追着打。


在听到消息后便马上告诉了白澍,两人一起去参加院长阿姨的葬礼,虽然说过绝对不会哭,可最后彭楚粤还是哭了很久。


院长阿姨毕竟是这个世界上最疼他的人,像是妈妈一样的存在,自然是无法抑制的难过。白澍在一旁也被感染了情绪,边安慰着彭楚粤边擦眼泪。


“彭彭,院长阿姨一定特别为你感到骄傲的。”


白澍单手托着腮,歪头朝彭楚粤笑着。


“那当然,我可是她最喜欢的小孩了。”


顺手拉起白澍,握紧对方手朝墓碑鞠了个躬,便拉着他转身准备离开,可身后的某人不乖了。


“诶诶彭彭你背我走呗~”


“为什么要本王背你啊,不要。”


“嘤…彭彭你是不是不爱我了。我那么忙还陪你来看阿姨,昨天还是熬夜值班,现在很累的嘛……”


“你怎么又熬夜了,不是说让你跟别人换的嘛?算了算了,就只有这次哦。上来吧~”


“嘿嘿,最爱你了彭彭~”


我曾想过一了百了,


可是因为有你的出现,


我稍微有些期待活下去的日子了。



~end~


正所谓蒸煮放刀我放糖 😡



评论

热度(48)

  1. 奇异果冰。指尖上的小人甲† 转载了此文字
    这个世界那么让我讨厌啊,可是对你的喜欢轻松打败了黑暗。❤
  2. 陳與其_指尖上的小人甲† 转载了此文字
    偷太太们的梗。——“如果还有什么能让我留下,我想那大概是因为你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