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匿名恋爱(HE,极短,完)

  
现代向,公司职员×2设定(伪)。
oocoocooc.排队时间赶出了这个,小学生文笔……
 
  
─────────────
  
   
  -1-
  2016年中期,S市突然莫名其妙地被一个匿名聊天室攻陷,一时间市里好像回到十几年前,随便打开一个小白领的历史浏览记录都一定会看到这个聊天室的记录。
  这个聊天室的名字很奇怪,是一长串没什么顺序的英文字母——反正我是没有记住。同样奇怪的是它的规则,大概就是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把人打散重组,除了在时间结束前留下联系方式,再次联系的可能就基本上是百分之零。
  S市的青年——当年的青年们一样热爱聊天室这种东西,一方面是因为匿名功能可以让人畅所欲言,别人甘当你的树洞为你解除疑虑;一方面是人们享受这种“419”式的相处方式或所谓的“缘分使然”——毕竟很多年过去,曾经聊天室的新鲜感早就随着记忆模糊消失殆尽了。
  还有一部分人,不在少数的人,他们在等那命中注定的、微乎其微的、逼近百分之零的可能性。
  
  今天我讲的不是我的故事。是我听说的一个故事,一个听起来很浪漫的故事。
  
  白澍是S市普通公司的一个小职员——他一直是这么在那个聊天室里这么介绍自己的。事实上,他已经是在S市挺出名的一演员了——自从前两年参加过那个什么比赛开始。平常没事儿的时候或者在片场拍摄间隙他就拿着手机,上上聊天室,看看能不能找到早就扔在一边的文艺情怀。
  彭楚粤,自称是个奇怪的旅人。其实没人不知道S市这颗正在升起的唱作新星,每次出现都能炸出一众迷妹。最早的粉丝每天粉丝呼唤着等他开个人演唱会给他一片蓝色灯海,谁知道他那放在钢琴旁边的手机里一直开着聊天室呢。
  匿名聊天室的好处就是没人知道你是谁,所以你说什么都无所谓。每天对着摄影机或录音器材的艺人无聊得要死,就乐意随便编造一个身份跟来自全国各地的同样无聊的人们聊天。
  
  我们说过那些等着“再见”的人,他们开发出一个简单的方法寻找刚刚一起聊天的人——报房号。于是这成了一种习惯:聊天室被重组之后所有人先报出自己刚刚的房间号,一样的就留个联系方式。
  可能因为在线人数实在太多,这个网站从建立之初开始就没出现过重房间的事件。
  
  也正是因为这样,人们才明白再见的艰难和可贵。
  
  当时我的一个同事休假时在家聊天。那时聊天周期是一个小时,所以第二个小时开始时她被和另外一些人分在一个房间。
  她先报了房间号,刚刚没有人跟她在一个房间,这很正常。
  然后,小说式的情节出现了。
  没错,她遇见了开服以来的第一次两人两次被分在同一个房间。所有人都在惊叹,这样的事都能遇到,我们组队一起去买彩票吧。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他们搞了一个活动,所有人讲一个关于自己的故事,可以有部分隐瞒但是不许捏造身份。
  两个有缘的人,一个说,自己是个旅人也是个歌者,平常住在S市的某某公寓。另一个说,自己在一个公司打工,因为喜欢表演空闲时间会到片场看看有没有什么小角色。
  突然,喜欢演戏的那个说,不会吧,这么有缘,我也住在那个公寓。
  其他人开始怂恿两个人在一起,得到的统一回答竟然是“对不起我是弯的”。于是两个人留了QQ号准备以后联系一起吃个饭。
  我的同事,她好奇地搜了两个QQ号,都是一颗星星的小号。
  毕竟还是匿名嘛,保留隐私,可以了解。
  
  后来的事情,她也是听说的——直到那天轰动中国娱乐圈的新闻,两男艺人出柜她才突然想起。
  
  
  -2-
  白澍发现最近彭楚粤很奇怪,就从前两天开始。微博私信不回,哦,甚至连看都不看,微信骚扰也看不见,打个电话随便说几句也就挂了。
  于是白澍就拍隔壁公寓的门,彭楚粤就出来开门。
  白澍:你大爷的彭楚粤你是谈恋爱了吗??
  彭楚粤:-.-我前几天在网上认识一个朋友聊得很投机。
  白澍:哦,好巧我也是。
  
  过了几天彭楚粤也疯了,他的澍儿好像真的找到了新欢,也不来自己这里蹭饭了,每天在自己屋里不知道在干嘛。
  于是彭楚粤去拍隔壁公寓的门,白澍连门都不给他开,隔着门喊干什么我有事儿呢你没事儿赶紧回去找你那朋友聊天去。
  彭楚粤:白澍,你无情你无义你无理取闹!
  白澍:你大声点我隔着门听不清楚!
  
  于是两个人就一直耗啊耗,每天在自己床上打着滚跟刚认识的新朋友谈天说地,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微信不回,私信不看,电话接了直接挂断,挨着的两间公寓里面似乎弥漫着同样一种恋爱的酸腐气息。
  
  用小号聊着天的两个人和对方抱怨着自己隔壁究竟住了怎样一个烦人的邻居,每天敲门开门关门累都累死了。对方就给予安慰,并表示自己也是——当然这俩大傻子都以为远在世界那一头的朋友是为了安慰自己故意这样说的。
  
  “见一面一起吃个饭啊?”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一句。
  “好啊,就明天?”另一个很配合。
  然后两人就约好了时间地点,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被子一撩就睡了。
  
  很尴尬的就是,第二天白澍和彭楚粤同时出门,以同样的频率下楼,打车,付钱,然后走向餐馆。
  “干嘛老跟着我?”彭楚粤揣着手机小声抱怨。
  白澍听见了,也小声还嘴,“哇我还没嫌你挡我路呢你倒开始嫌弃我了,你丫找着你那白裙子飘飘的理想型了?”
  谁都没再搭理谁,就这样一路沉默地过马路到餐馆,还默契地沿着对角走到两个墙根坐着。
  
  看来聪明绝顶的白老师也被爱情冲昏了头咯。
  
  坐了一晚上没等到自己那有缘人,白澍先站起来,紧跟着彭楚粤也站起来,两个人又以相同的频率过马路,打车,上楼。
  并且把刚刚的情景对话角色互换重复了一遍。
  
  当晚,白澍没回自己屋,跟彭楚粤窜进了他的房间。
  “你又干嘛。”
  “彭彭你把你手机给我,我看看。”
  “干嘛啦。”
  “没事儿,我就看一眼,真没事儿。”
  “不给。”
  “……好吧。”
  
  白澍坐在沙发上,把腿蜷在一起,过了一会又伸开,像鼓舞了勇气下了很大决心又很委屈一样开口说话了。
  “彭楚粤。”
  彭楚粤低头认真玩衣角。
  “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你告诉我。”
  “呃…嗯…算是吧。”彭楚粤不抬头。
  “你知不知道……算了,她人怎么样?”
  “嗯,挺文艺的,生活节奏跟我蛮像的,他有点像你。”
  白澍一时懵了一下,耳朵边上“有点像你”四个字嗡嗡转。
  “你呢?你不是也每天躲着我吗。”
  “我认识一个人,好像是个,呃,怎么说呢……旅人?”白澍挤出这个比较贴切的词,停下来思考接下来说什么。
  
  彭楚粤的眼睛蹭地亮了起来,挺直腰板等着他继续说。
  “他偶尔好像也唱歌……好像跟你蛮接近的诶。”
  彭楚粤自动挪到白澍身边,一把抢过他的手机。
  
  “我靠彭楚粤一言不合抢手机啊?难不成给你找了个情敌啊?”
  彭楚粤不说话。他找到白澍的QQ,划拉两下解开了白澍的手势密码,打开聊天面板。一个熟悉的ID映入眼帘,照的他眼里亮晶晶的。
  
  故事到这儿也就差不多结束了,像是童话里那住在森林里的姑娘与邻国王子在一起后发现自己是旁边国家的公主,像是欧·亨利式的小说结尾出乎意料而精彩绝伦,像是互相喜欢的两个人终于在某一天像对方袒露自己的心扉得到的回答是惊喜的“好巧我也是”。
  两个人就那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几个月后,彭楚粤个人微博宣布出柜,白澍工作室微博转发,还带了一个哆啦A梦跟一颗爱心。
  
  再后来,我闲来无事去翻看那个聊天室,人还是一样的多,很多人听说了那个有点传奇的故事,也等着那个奇迹降临在自己身上。
  我看见聊天室的名字,依旧是一堆杂乱无章的字母。
  大概是这样的:
  『QNTAUAEUI』.
  我看了一眼键盘,又看了一眼聊天室顶部的字母,不禁笑出了声。
  哎呀,原来什么都是命中注定啊。
  
  -fin-
──────────
  致各位焚圈福尔摩斯:破解此乱码只需要一个26键键盘。
  谢谢喜欢~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