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走吧。(HE,极短完)

wuli初心太太点的梗。

一个非常倒霉的苗的故事......(我比较想把这篇称为欢白而不是粤澍...ha-ha.)

 

 

——————————————————

白澍觉得自己这次去欧洲一定是犯了黄历。

具体的表现大概就是第一天错过几十分钟一班的机场大巴只好打车到机场;以为赶不上飞机却发现飞机晚点整整十二小时;习惯开国际漫游可是因为太赶忘了只好买国外电话卡;过完奥/地/利海关才想起还没订酒店,只好匆匆忙忙找了家最近的高档酒店,看一天从自己卡里刷走好几百欧;好不容易住下来一打开箱子看见海关跟自己有仇一样把箱子翻得乱七八糟……

——干脆直接回家吧,小爷我这次不玩了。我现在就订机票。

——算了,万一飞机失事呢,玩两天吧。

 

不过第二天白澍就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这哪儿是犯黄历,明明是我跟这地儿犯冲啊。

 

第二天在维也纳市区里溜达没出什么大事,除了回酒店时差点迷路;

第三天晚上赶到世界文明的“金色大厅”听了场音乐会小小地提升了下逼格,出来发现打不到车,走了几个小时回到酒店只能谢天谢地钱包没被偷走。

第四天终于搬出高端酒店找了家价格合适的旅馆,上街买了几件made inChina的纪念品,回来准备感谢上帝自己今天一切顺利。

叮——电话响了。

哇,宝贝儿给我打越洋电话耶——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哦。

今天的维也纳,依旧是灰色的。

为什么我就出来旅个游就要这样对我啊!!丢东西花钱就算了还赔上个女朋友合适吗!!虽然她天天跟我闹分手天天跟我吵架也不能这样吧......

诶,对哦。她好像已经想分手很久了。

生气了,伤心了,不玩了,我要回去。

 

夜里,白澍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归属地是一串看不懂的文字。

“喂?谁啊大半夜的不睡了啊?”

“呃…那个您好,请问是白澍先生吗?我是匈牙利这边的地接,前几天你……”

“哦,对,是我。我临时有点事可能得回去了不好意思。”

“嗯,您什么时候回去?”

“就明天。”

“…可是明天维也纳有航空管制,好像没有飞机走诶……”

“你们那边导游是不是都穷的叮当响了吃不起饭了这么迫切地要拉游客啊?”

“……”

一片沉默。

白澍拿下手机一看了一眼,还没挂断。

“…喂?你在听吗?”

“你说,我在听。”

“那个,不好意思,我刚才心情不太好,委屈你了,在这儿跟你道个歉,实在对不起。这样吧,我明天早上坐车过去的话大概什么时候能到?”

“嗯…大概两个半小时,中午就可以到了。”

白澍这才注意到,对面是个挺好听的男声。

“好,那谢谢你了。你是叫…”

“啊,您别客气,我叫彭楚粤,楚是…是四面楚歌的楚,粤是粤语那个粤。明天我会去车站接您。”

“好的,谢谢你啊。”

 

白澍一页没睡,一直盯着窗外满是星星的天空发愣。

幸好没误了第二天的火车,下了车推着行李,一出去就看见一个跟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年杵在门口,一头紫发上卡了一个大发卡,上面写着“白澍先生”,打了个大大的箭头指向自己的脑袋。

看着丑丑的手写体的自己的名字和印刷体的称呼,白澍在心里轻笑,哟嗬,简单省钱高效率,可以。

于是白澍挂上一副笑脸推着箱子走上前去,“你好,是彭…彭导游吗?我是白澍。”

彭楚粤点头,“您好白先生,是我。呃,然后我们现在先去酒店放行李?”

“好啊。你别那么客气,我看咱俩差不多大,你直接喊我白澍就行。走吧?”

对方应了一声,轻车熟路地带着白澍出车站,找到自己的越野车,把行李放进后备箱,又为他把车门打开让他坐进去。

哇哦,一气呵成,长得也有点帅,当导游可惜了。白澍心里念叨。

 

到了酒店,彭楚粤看着管家带着白澍把箱子放回房间,自己消失了一会,几分钟后又神秘兮兮地晃回来。

正在收拾东西的白澍问他,你干嘛去啦?

他晃晃手中薄薄的卡片,这边离我家远,我开了间房间,就在你隔壁。

白澍又问他,彭导我们下午去干嘛呀?

他歪头想了一会儿又拿出手机看了一会儿,说今天下午没有行程,不如我领你到处转转可以吗?

 

然后两个人就开着小越野在城市里绕啊绕,彭楚粤滔滔不绝地指指这说说那,白澍静静地看着他,时不时应着他的话。

这个导游侧脸真好看啊……原来那谁来着跟我喝酒时那句话说得好,

——连我这个直男都忍不住多看两眼。

再然后两个人就彻底混熟了,互相给对方起外号,彭彭澍澍粤粤苗苗欢欢澍儿等等等等诸如此类,还一时兴起飚了会儿歌。

啊,有些人就是一见如故嘛。

刚失恋的白先生似乎满心我是谁我在哪我旁边这个帅哥是谁我感觉我要爱上他了。

白先生,你前女友哭晕在厕所啦。

就算她再不爱你天天跟你吵架还甩了你你也不必这么快就找到新欢了吧。

人家小姑娘怎么想。

 

再再然后,夕阳落山了,月亮上来了,两个人就停车去吃了个饭,然后回酒店。

彭楚粤在白澍关门前问他,明天我们去渔人堡,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第二天一早,彭楚粤去敲白澍的房门,看见白澍顶着一头鸡窝出现在自己眼前。

他只好努力遏制住老妈子属性的爆发,咬牙切齿地催白澍快去洗漱。

白澍去洗漱,彭楚粤坐在白澍床尾玩手机;白澍整理背包,彭楚粤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玩手机;白澍换衣服,彭楚粤坐在电视柜上玩手机,顺便偷瞄两眼。

哇,白澍那么小只为什么也会有腹肌这种东西啊,不应该是白白软软的小肚子吗。

 

说得文艺一点,白澍在第一缕阳光照在彭楚粤手机上时说,久等了,走吧。

彭楚粤一抬头,脸唰的就红了。

昨天怎么没觉得他这么好看?这是天使么?

 

开车到渔人堡不很远,半个来小时的车程,一个害羞的一个没睡醒的一眨眼就过去了。渔人堡附近游客不少,有独自一个拿相机拍照的,有成双成对准备被连连看的,也有带着孩子或父母一起来的。彭楚粤解说了两句发现没什么意思,剩下的干脆就都吞回了肚子里,陪白澍一起随便溜达,拍两张照片。

眼见太阳马上就爬到头顶,彭楚粤问白澍,差不多逛完啦,要去吃饭吗?

白澍笑笑又点点头,走吧,吃饭去。

彭楚粤一点点摸回停车场,给白澍打开副驾的门看他钻进去,自己也拉开门坐下。刚准备点火,听见白澍说等一下我跟你说句话。

他有些疑惑地转头,对上白澍那双好看的眼睛。

白澍让他把耳朵凑近点。

彭楚粤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照做,然后感到一只手在自己脸上飞快地蹭了一下,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在同样的位置轻轻啄了一下,又瞬间弹回座位。

彭楚粤瞪圆了眼一脸惊讶地转脸看着白澍,张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澍一脸无所谓一样地看着他,又看看前方,系上安全带,说,不是吃饭吗,走吧。

 

彭楚粤没踩油门,解开安全带扣,抓起白澍的手擦了擦,在手背上也啄了一下。

这次换白澍瞪圆眼睛说不出话了。

 

彭楚粤重新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踩出去,说,走吧,吃饭啊。

 

 ——在你人生极少的那点失意的时光里,

     一定会有一个人,

     悄悄对你表达着“我喜欢你”。

——等你反应过来,

    他就带着一点狡黠的笑,

    别过头对你说,

    “走吧”。

 

-fin-

————————————————————————————

彭楚粤吞回去的话,长话短说,就是,渔人堡,世界索吻圣地啊。

我不说,但我知道你一定懂。

 

 

谢谢喜欢~❤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