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无声 <暖/治愈>

无言地陪伴,默然的岁月静好。

顾七辞.素残:

120f点梗之一


【失语人x失听者】


春卷太太点的梗。


这是无言的陪伴,沉默的爱情,不喜勿看。


Chapter.1


        我叫彭时雨,今年上大一。


        是很普通很普通的一个女孩子,从出生至今的生活中,唯一让我感觉不很平凡的,便是我的爷爷奶奶。


        爷爷叫彭楚粤,奶奶叫白澍。


        但他们都是男人。


        很有意思的是,爷爷“说”,他们是天生一对。


 


Chapter.2


      


        爷爷有记日记的习惯。


        奶奶却没有。


        因为奶奶觉得,他们的一切,他都记在心里了。


        一点一滴都记在心里了,忘不掉了。


        后来,我翻开了爷爷珍藏的日记。


        里面记着一个,极其美好的故事。


        我来说给你听----


Chapter.3


        彭楚粤和白澍在一岁相遇,蹒跚学步的孩子还走不稳,踉踉跄跄地撞在了一起。


        并没有料想中的哭声。


        或者换一种说法,他们并不具备这样的技能。


        彭楚粤紧紧抿住了嘴唇,耸动了下鼻尖,使劲眨了眨眼睛。


        白澍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抱住彭楚粤的脸“吧唧”亲了一口。


        后者并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盯了白澍许久,傻傻笑出来。


        身后的大人们忍俊不禁,眼神中的忧愁与难过却一眼能看出。


        毕竟,他们不同于别的人。


        他们的世界,注定都没有声音。


Chapter.4


        六岁。


        年纪稍长一些的彭楚粤在白澍手中歪歪扭扭写下自己的名字,嘴巴翕翕合合表达着想说的话。


        彭..


        楚..


        粤。


        同样发不出声的白澍笑着咧开了嘴,纤长的睫毛轻颤,有一点点像蝴蝶的翅膀。


        美好的不像是凡间之物。


        仿佛意识到这个名字会带给自己幸运一样。


        仿佛意识到这个男人会是此生最爱自己的人一样。


        白澍也学着,轻轻在彭楚粤手中写下他的名字。


        无奈彭楚粤一直不会写他的“澍”字。


        白澍四处瞅瞅,找到一根木棍在松软的泥土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白澍。


        又觉得不够,添上了“及时雨”。


Chapter.5


        十三岁。


        他们自知是世间不平等的生命,沉闷的,无言的。


        以及白澍,无声的。


        但是并不自卑。


        他们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除了声,和音。


        可这仿佛是王母娘娘的玉簪,将他们两个同平凡这个词汇,画上了无法逾越的银河。


        他们这一生,注定了不平凡。
 
        但仿佛,也注定了相伴。


        彭楚粤推着自行车在校门口,纤长的睫毛在眼中扫下一层阴影,夕阳的余晖倒映其中,波光流转。
 


        白澍自然瞧见了这样的一幅画,旋即扬起大大的笑容,蹦跳着跑到了彭楚粤的身边。


        少年,夕阳,自行车。


        美好的令人窒息。


Chapter.6  


 


       “死聋子!”
       “让给老大传答案,你为什么不照做?!找死啊!”
       “不想混了是吧。”


        小巷子,石头,木棒和留着花花绿绿头发的男生。


        ----噩梦。


        他听不见,只是看到他们面目狰狞,想必是自己没有帮他们老大作弊的缘故。


        反正已经习惯了被殴打,白澍一撇嘴,揽住了膝盖,蜷缩成一团。


       “死聋子还敢防御?!”


       “看我不打残你!”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感,白澍抬眸。
 
        见要打他不良少年瘫软着身子倚在了墙上。


        彭楚粤骑着他那辆,曾经两人一同涂鸦的自行车,挡在了白澍面前。


        前不久看的大话西游电影,有一段话白澍记得特别清楚。


        紫霞仙子说,我的意中人是一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


        想必就是这个样子吧。


        白澍喜滋滋地想。


Chapter.7


        两个人因为涉及打架的关系在办公室面前罚站。


        那一天斜阳轻轻打在白澍的脸上,整个人散发着金色的光泽,漂亮的凤眸微眯,薄唇轻轻抿着,双颊因为太阳照射的关系微微泛红。


        那时候彭楚粤觉得,就算是传说中的潘安啊卫阶啊,都不及他一分一毫吧。
 
        这样漂亮的男孩,


        就在他的身边。


 
        彭楚粤觉得吧,


        他们一个听不见声音,一个发不出声音。


        难不成还称不上最天生一对吗。


Chapter.8


 


        轻轻翻开他的手,缓缓地,重重地写下----


        我喜欢你。


        写到指尖泛白,写到心头一痒。


        如果可以的话,多希望这样就是地老天荒。


Chapter.9


 


        二十五岁,彭楚粤和白澍在丹麦的哥本哈根登记结婚。


        教堂里的教父虔诚地祈祷着,白澍轻轻在彭楚粤手中写下“无聊”。


        彭楚粤轻轻笑着,执起白澍的手烙下一吻。


        教父看着两人,用还有些蹩脚的中文问道,“你愿意同这个男人结婚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doyou?”


        没有回答,空气凝固尴尬到极点。


        白澍的后背渗出了汗水,表情带着张皇失措。


        彭楚粤抚了抚他的脑袋,又极轻盈地揽住了他。


        白澍柔软的身体就像是温腻柔美的月华当真成了形,叫人只想揽在怀中生怕受伤。


        微凉的唇浅浅辗转厮磨。


        这难道还不是最好的誓言?


Chapter.10


        六十岁。


        两人的手因为常年握笔而生了茧。


        但也不是从来手中捧着纸和笔,这么多年的默契,只一眼,便大致懂得对方心中所想。


        哪里还需要纸笔。


        白澍看着收养的孩子从时常蹦跳着到有了自己的家,才蓦然发现自己老了。


        彭楚粤宠溺地扯了扯白澍的脸蛋。


        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写说----


       “他说他老了,但是我觉得他很年轻啊。


        还是容易像个孩子一样赌气,哪里有这么可爱的孩子被我捡去了。”


        表情是大写的得意。


Chapter.11


       白澍的身上插满了管子,他已经陪爱人度过了八十五年的光阴。


       医生拿着记录本,询问彭楚粤和白澍的关系。


       彭楚粤看着白澍发神,许久在白纸上写下三个字。


       “老伴儿。”


       白纸被不知名的液体打湿,散发着苦涩的滋味。


       “和他告别吧。”


        彭楚粤紧抿着嘴唇,像个失去了最珍爱糖果的孩子。


        他颤颤巍巍在白纸上写下----


       “我爱你。”


        白澍的嘴巴翕翕合合,最终一抹浅笑结束了所有。
 
        握住彭楚粤的手没了力气,垂打在洁白的床单上。


        仿佛弹簧拉扯到最紧时突然崩断,彭楚粤心中用力建起的堤防尽数崩塌。


        故事的最后,泛黄纸页上的字迹依然清晰。


        【无言地陪伴,默然的岁月静好。】


Chapter.12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我很想知道最后奶奶说了什么。


        找到了爷爷说明后,爷爷安详的表情一滞,眼中溢满了我还不懂的情愫。


        爷爷在我的手掌心写下三个字,我捂住嘴巴哭出了声。


        原来,奶奶最后说的不是,不是......


        而是----


        我知道。


Fin.

评论

热度(43)

  1. 陳與其_逍遥仙。 转载了此文字
    无言地陪伴,默然的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