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良城美景(完结)

——专注如斯,便是永远。



表白我们树海!!准备会考暴风哭泣!!!完结啦,等我回去给您发红包23333♡

树海_yao:

Chapter 28




-前文传送-




彭楚粤坐在电视机前,把黄瓜啃得咔咔响。


“这女的和你有仇?”白澍看看电视上衣着华贵的漂亮女人,费解地问。


彭楚粤义愤填膺道:“有!心狠手辣,阴险狡诈,坏得要死!”


“咳,都是演电视——好了好了,快去睡吧,明天你还有演出呢。”


一听到“演出”两个字,彭楚粤终于回过神来,关掉了电视机,“算了,睡觉睡觉,看了还心烦。”


彭楚粤刚想进卧室,转头却看见白澍往书房里走。


“你干嘛?”


“啊,我……我手机在里头充电。”


彭楚粤抬了抬眉毛,守在门口,一直等到白澍又折返回来。


“你是门神吗?”白澍哈哈笑道。


彭楚粤转身回屋,哼哼道:“还不是为了监督你。”


白澍坐到床上,露出嫌弃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还要人陪着睡。”


“……”彭楚粤脸上一热,嘴硬道,“每天看书看书,我陪你还差不多。”


“你陪我?哦……那不麻烦你了,我去隔壁好了。”说着,白澍作势就要下床。


这场景实在是似曾相识,彭楚粤知道对方多半又想寻他开心,于是他这回愣是抿着嘴没吭声。


——哼,爱上哪儿上哪儿,你以为我每次都会眼巴巴地求你吗?


“我真走了?”脚尖支到了地上,白澍回过头。


彭楚粤忍着没抬一下眼皮,不耐烦道:“要走快走。”


“噢。”


身旁传来穿拖鞋的声音,紧接着床垫松了松,对方走到了房门口。


突然就忍不住了,他猛地睁开眼。


“怎么了?”


脸上着急忙慌的表情还没来得及退去,彭楚粤只看见白澍站在门口,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如果你害怕的话,我可以留……”


“不需要!”


“那你?”


“关灯!”


 


彭楚粤望着眼前的漆黑一片,只觉得心里那团火气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他觉得白澍一定是故意的,次次都是如此,所以他今天终于“有骨气”了一回,用行动证明了自己并不需要整天赖着对方,但是……结果却是那么的让人不甘和懊恼。


滴答的钟声在安静的空气里不紧不慢地走着,视野里浓稠的黑暗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得轻薄。憋闷的胸口在不知不觉中舒展开,取而代之的是仿佛触景生情了的孤寂。


他忽然想起自己一年多前的生活。那时候他还没认识白澍,一个人的夜晚是生活常态,倒头就睡、无力挣扎的疲倦充斥了每个细胞,夜晚对他而言不过是一个休憩的壳,是将单调的日子分割标记的铅笔划痕。


让他没想到的是,有一天,这个铅笔印有了颜色。它们甚至绘出了一副画,成了水泥墙上唯一的景色。更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走入了画里,而画中人走入了生活,生活与梦境模糊了临界,他不再是一个人面对漫漫长夜。


想到这里,手心里好像汇聚起温度,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变得清晰明确。


白澍现在在干什么呢?挑灯夜读吗?


思绪最后的落脚点还是那个人。


彭楚粤坐起身来,终于没坚定住自己宁折不屈的骨气,走向了房门口。


也就在这时,门开了。


过道里很昏暗,只有从客厅透进来的微弱的光,白澍虽然站在阴影里,但脸上错愕的神情依旧是分明的。


彭楚粤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好半天,才生硬地问道:“你来干嘛?”


对方咬着下嘴唇,语气是可怜巴巴的样子:“一个人有点冷。”


心里像划过一道彗星。


除了心跳,什么动静都发不出来。


“不让我进去么?”


“进、进来啊。”连忙侧开身。


白澍三两步爬到床上,迅速地躺进了彭楚粤的被窝。


彭楚粤一愣,急道:“你睡错了。”


“我知道,就躺一会儿。”白澍笑嘻嘻地说。


彭楚粤还想说什么,却听到对方满足地叹了口气:“真暖和。”


明白过来的彭楚粤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嘴角忍不住上扬。


“你就这么冷?”他一边嗔怪着,一边躺进对方凉凉的被窝。然后,他碰到了白澍的手——果然冷得吓人。


“你房间里没被子?”他皱起眉头。


“只有……毯子。”白澍缩在被窝里,露出半个头来,眼睛亮亮地望着他,“你刚刚是要来找我吗?”


条件反射一样,彭楚粤撇开视线,煞有其事道:“上厕所不行啊。”


“哦,”白澍顿了顿,又说,“那你现在怎么不去?”


“我……”彭楚粤觉得脑仁发麻,“我不想了!”


白澍睁大了眼,愣了两秒,继而噗地笑了:“OK,随你,随你。”


彭楚粤脸热得不行,不理睬对方,而白澍也安安静静地没再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彭楚粤以为对方睡着了,却听到一句:


“你现在,还做那个梦吗?”


彭楚粤愣了下,答道:“没了……怎么了?”


“没什么。”眼角好像带上了微微的笑意。


彭楚粤觉得对方可能有事瞒他,但是这不重要了,因为白澍此刻柔软的眼神晃得他心里跌宕。


他忍不住握住对方的手,攥在手心里,凉凉的触感是那么熟悉,随着血液沁入了心里。视线粘连在了一起——


“对了!”


彭楚粤吓了一跳:“怎么了?!”


白澍如梦初醒的样子:“你明天还要演出啊。”


“……”彭楚粤咳了一声,说:“我知道。”


“那赶紧睡吧,晚安。”


彭楚粤望着身旁阖了双眼,好像立刻要安然入睡的白澍,硬生生地把吐槽的话咽了回去。


“……嗯,”他面朝天,做了一个深呼吸,“晚安。”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彭楚粤坐在休息室里匆匆吃完了午饭,也同时结束了和一位独立音乐圈里的前辈忙里偷闲的餐间闲聊。


工作人员探了个头进来,提醒道:“彭楚粤,提前半小时,两点上台!”


彭楚粤应了一声,心情是久违的兴奋——他终于即将回到阔别已久的舞台上了。


两个月前,他突然收到了一个音乐节主办方的邀请,邀请人是某知名报社的总编,也是THE VIEW的老顾客。


他还记得白澍得知消息后的兴高采烈,和那一句:“你注定就是为舞台而生的!”


这么一句话的效果不单是令人心潮澎湃,还给人一种……绵绵不断的力量,胜过了千言万语。


房门外传来工作人员匆匆的脚步声和舞台上音响设备的调试声,但这些动静并没有让彭楚粤紧张不安,相反的,他望着手机上白澍发来的消息,心里格外的沉着,好像隔绝了一切的干扰。


    


车上,白澍低头发着微信,肖战开着车,看了他一眼,嘴边浮起笑来。


“快到了吧?”白澍抬起头。


“嗯,泽希他们会晚点到,”肖战话锋一转,“好久没见你这么高兴了。”


白澍眨巴了下眼睛,合不拢笑容:“有吗?”


肖战刚想回答,就见到XX音乐节的大幅广告牌出现在了视野里,白澍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到了到了!”


肖战表情一愣——这岂止是高兴,简直就像出去郊游的孩子。


他不由想起了数个月前和白澍的对话。


“今后,你怎么打算呢?”


没有丝毫的犹疑,白澍答道:“就这样啊。”


“可是……”肖战知道自己想得太远,但有一个问题是明摆着的,白澍迟早会面对。


他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没那么沉重:“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你会一直在这个时空存在下去,是吗?”


不会衰老,不会自然死亡。


白澍想了想说:“看起来是这样……其实我现在就很老了吧?”眼角弯弯,他轻松地调侃。


当事人不当回事儿的态度让肖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只好依言附和,然后把话题拉回正轨:“是是是,所以我说你今后要怎么办?”


“我也会生病的,”白澍突然冒出来一句,“所以到时候我自己选择‘离开’,也不是什么难事。”


肖战看着白澍如常的神色,在理解了意思后觉得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白澍却安慰道:“那什么,你别这样,以后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呢——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反而比较担心。”


“什么?”


“要是我一直这副样子下去,彭楚粤迟早会发现,我怕他会……”话没说完,白澍笑起来,“反正你懂的。”


“这……”肖战张了张嘴,摇头失笑,“他估计要疯了吧。”


白澍深以为是地点头。


后来,两个人又聊了很久,肖战意识到自己对两位朋友的操心大概是多余的,因为白澍的一句话就打消了他所有的疑虑——


“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不去想,不去问,过好现在的日子,”对方淡淡地笑着,“我就很满足了。”


 


下午一点半,音乐节正式开幕,人山人海的歌迷占据了舞台前方的大坪草地。


“泽希和光光被堵在后面了。”战战看了一眼手机说。


“结束了约个地方碰头吧。”


白澍和肖战两人站在人群最前排,白澍望着舞台,目不转睛道。


热场乐队的表演很快掀起了人群的热情,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彭楚粤这个时候才开始有了那么一些忐忑——他已经许久未曾活跃在大众的视线里,还有多少人记得他呢?


兴奋与忐忑,两种情绪交织着,最后在一束视线里归于平静。


他看见了白澍,在离舞台最近的位置,在并不算热烈的掌声里。


对方正安安静静地望着他,然后在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来。


 


彭楚粤曾设想过无数次,也梦到过许多次。当他站在舞台上的时候,底下有歌迷的尖叫,有璀璨的灯海,他唱着自己想唱的歌,享受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而现在,没有歌迷,没有灯海,风吹打着衣摆,歌词在脑袋里糊成一团。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


因为在他最深处的梦里,在那个万人瞩目的舞台上,他一直在等着一个人。那个人会提前几年跟他预订好演唱会的VIP,会郑重其事地承诺亲临他的第一次演出和签售,会戏感十足地扮演迷妹冲他喊“生猴子”,也会在这个平常的午后,攒动的人群里,一瞬不瞬地望着他,笑眼温柔。


什么都被抛到了脑后。


世界太大,未来太远,现在的现在,生命不过是一首歌的时间加一双交汇的眼神——专注如斯,便是永远。


 


-END-




(终于完结了!从5月到10月,word天。。。没想到自己会拖这么久,也没想到今天粤澍会甜成这样,幸福到昏迷!!TAT


感谢大家没放弃我!!!笔芯!!)

评论(2)

热度(40)

  1. 陳與其_树海_yao 转载了此文字
    ——专注如斯,便是永远。表白我们树海!!准备会考暴风哭泣!!!完结啦,等我回去给您发红包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