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多CP】红与白 68——69

“他们的故事,不曾停息。”

指尖上的小人甲†:

本章完结♥


感谢一直以来坚持守着这篇文的小伙伴们~【鞠躬】


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再开一坑的ww



————————————————



A市的状况比他想的要糟糕,好不容易知道了他们现在的住所陈泽希就立马奔了过去。


站在门前他还是犹豫了,迟迟下不去手敲响门,挣扎了许久他最终还是敲了几下,很快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开门的人是肖战,他毫无防备的被出现在门口的陈泽希吓懵了,面无血色的脸白的跟个鬼一样,眼下的青乌也让人看着心疼。


“粤粤,谁来了?”


屋内传来白澍的声音将肖战唤回了神,匆忙拉陈泽希进屋,让他先不要说话。彭楚粤看了眼陈泽希,默默抱紧了怀里突然睁开眼的白澍,冷静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是在撒谎。


“没事,只是个送外卖的。”


“哦。”


白澍也没多想,既然粤粤都这么说了,那就是送外卖的,重新闭上眼准备进入睡眠状态。


彭楚粤坐在沙发上一下一下的轻拍着怀里人的后背,没再看一眼陈泽希。他撒了谎,并不是不想让白澍知道陈泽希回来,只是他怕现在的白澍在知道陈泽希回来后会因为光光的事而对他产生愧疚。


失明的白澍睡眠质量比以前更差,有一点的动静都会立即提起警惕,彭楚粤只能一刻也不离开他直到他熟睡了以后。


没多久白澍就睡着了,彭楚粤将人放在卧室的床上后轻轻掩上门才重新看向门口站着的陈泽希,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怪异。



但是出乎陈泽西意料的是兄弟们并没有对他露出什么气愤或者憎恨的样子,他们简单说明了现在的情况以及夏之光的消息。陈泽希至始至终都抿紧了嘴,眼里的自责怎么也遮掩不住。


他们一直都相信光光正在某处生活,他还很健康,安全的活在某个地方,只是他们找不到。


白澍还是知道了陈泽希回来的消息,他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安的抓紧了旁边彭楚粤的衣角,但随后头上就传来了温暖的触感。陈泽希只是揉了揉白澍的头发,无奈而又心疼的看着对方瞪大的,失焦的双眸。


他曾把一切的烂摊子都丢给了他,白澍说得对,他就是个自私的人。




思绪被开门声唤了回来,陈泽希看向了那个站在门口,双眉纠在一起,防备的看着自己的男孩,不禁握紧了拳。


“妈,您要让我跟这个人走?”


夏之光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女人不说话,只是低垂着头点了几下。


“我不要!我根本不认识他!”


夏之光的话语就像是一把把刀子,深深的捅在陈泽希的心上。


“我不知道以前是不是跟你认识, 但是现在我根本不认识你!你说是我朋友又有什么证据!”


“我不仅是你朋友,还是你哥。”


“骗人!你骗人!我没有哥!”


夏之光捂着耳朵,双眼微红的怒视着陈泽希。


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心里却难过委屈得想现在就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如果你是我哥那为什么这么久了你都没来找过我!


如果你是我哥那为什么我还会失忆!”


对于夏之光情绪激烈的质问,陈泽希却不知该怎么回答。


他难道要说是因为当初他擅自离开的原因吗?


他难道要告诉他自己曾抛弃了他吗?


这只会让现在的夏之光更不信任陈泽希。


心脏疼得像被千根针扎,陈泽希抬眼望向那个防备着他的夏之光。


是不是那个时候,你也是这样的疼?


对不起,光光,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有什么晶莹的东西从脸上滑落到地上。夏之光突然睁大眼睛,愣愣的看着泪滴顺着那个男人的脸滑落。手抓紧了胸前的衣服,不知为何,看到他哭心里好难受,好痛苦。


“你为什么在哭?你凭什么哭啊?


擅自丢下我离开的人难道不是你吗!!”


猛地抬起头,陈泽希不可置信的看着双眼湿润的夏之光,豆大的泪珠从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掉出,他真想现在就把小孩揉进怀里。


如此的可爱,如此的让他心疼。


“陈泽希你为什么要让我记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想再被你抛弃一次了!给我离开啊!滚……”


声音戛然而止,多么的熟悉又陌生,这个他一直都在等的怀抱。夏之光再也忍不住了,在记忆恢复的那一刻,曾经所有的难过和委屈通通涌了上来,终于在看到他后彻底崩溃。


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等了好久。


嗯,对不起。


不要再丢下我了好不好?


嗯,这次抓住你,我就不会再放手了。



———————



“那我走咯?”


站在门口的彭楚粤朝客厅探了探身子。


“快去,苗苗。”


白澍拍了拍身边小小的肩膀,嘴角的笑意止不住的露了出来。


在得到指示后白苗苗噔噔噔的跑到了彭楚粤面前,站得笔直。彭楚粤无奈一笑,果然这次还是要这么做。


“咳咳!爹地你要听好咯!”


“是是。”


“一,要好好工作!闲余时间要用一分钟想念我和爸爸!”


“二,不可以不顾身体的工作!按时吃饭!不能喝太冰的水,对嗓子不好!”


“三,不可以和女性眉来眼去!男性也不行!要是被我知道了!之后爸爸一个星期的枕边人就是我白苗苗了!”


“四,我会照顾好爸爸的,爹地你就安心工作!不可以惹经纪人哥哥生气哦!”


“五,我最爱你了爹地!早点回来!”


在白苗苗伸出胳膊之际,彭楚粤配合的弯下腰,脸上传来嘴唇柔嫩的触感,笑意满满的将人抱起来。


“OK,爹地一定牢记心里,所以苗苗在家也要乖哦。”


“好了,再腻歪林哥又要来家催了。”


拄着盲人棍的白澍笑着从里屋走了出来,彭楚粤连忙放下女儿上前扶住,等人安全坐在沙发上,顺便亲了口脸颊后,才直起身子再次走向门口,揉了把白苗苗的头,推开门。


门外正好是准备按铃的肖战和伍嘉成一家。



“诶,澍,小粤这次的新歌你知道是关于什么的吗?”


伍嘉成从厨房里探出头,朝客厅看去。


“粤粤没告诉我呢,怎么了?”


“没事没事,你到时候听就知道了~”


伍嘉成笑嘻嘻的声音让白澍感到疑惑,本想问向旁边的谷嘉诚,就被人戴上了耳机。


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入耳朵,这是彭楚粤曾经专门为他录制的,全是他曾经听过的,他喜欢的歌手所唱的歌,带着彭楚粤自己的特色,白澍不禁微微勾起嘴角。


谷嘉诚看了看手中播放器上自己刚刚点的“助睡眠”一栏,朝旁边的两个小孩比了个“嘘”的手势,转回头望向已经闭上眼了的白澍,伸手捋了把他遮住眼睛的刘海。


这五年间,彭楚粤真的如白澍曾经所想的成了个歌手,也算是不浪费这歌喉。


一路走来不能说是一帆风顺,坎坎坷坷,也曾跌入过谷底。但不经历风雨,又怎么会见到彩虹呢。彭楚粤熬过了那些低谷期,现在的他正在筹备第二张专辑。而这正是彭楚粤最忙的时期之一。


在这种时候,他和嘉成以及肖战就会来担起照顾那父女俩的任务。倒不是说他们不能自理,只不过还是不太放心,苗苗毕竟还小,白澍又看不到,总归是让人担心的。


久而久之,便成了种习惯。不需要言语,这就是早已养成的兄弟间的默契。



“战,你还不打算和沐伯领养个孩子吗?”


在厨房干活的伍嘉成问向一旁洗菜的肖战,只见对方愣了愣后,扬起笑容。


“哎呀…这种事不用这么着急嘛,再说了沐沐的画廊这几天的也就要开业了,我的画也还差一点就全部OK了。最近都比较忙,他说等这段时间忙完了,就操办养孩子这事。他主要还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带孩子啦。”


“芽儿,去屋里找个厚点的被子给你爸披上。”


谷嘉诚压低音量唤了声坐在一起写作业的小孩,白苗苗点点头,听话的小心翼翼跑进了卧室。转头看向自家儿子,谷嘉诚揉了把谷天成的头发。


“天成,照顾好妹妹,出去玩要保护好她。”


小男孩认真的点点头。


不一会白苗苗就跑了出来,小心的给靠着谷嘉诚肩膀睡着的白澍披上,然后得到准许可以和天成哥哥一起出去玩,高兴的手拉手跑出了家。



白苗苗其实还有个大名,叫彭芽。不过他们都不经常喊,除了谷嘉诚以外,大家都是喊苗苗比较多。


要问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据小孩自己回忆说,因为爹地和她说过,爸比和她加起来就是树芽,就是他一辈子都呵护的心头宝。


而谷天成就是曾经那个说要娶白澍的小男孩,在刚被他们收养的那会,依然嚷嚷着要娶白澍,为此彭楚粤一见到这小孩就像冤家一样,一大一小打得倒是欢腾。不过这在白苗苗长大后也就不再出现,毕竟谷天成说了,他可是将来要娶白苗苗的男人。


于是彭楚粤再次觉得这混小子是他上辈子未能解决的仇家,抢他老婆就算了,现在还要抢他女儿是想怎样?


不同意!本王坚决不同意!


就算你是小伍的儿子,本王也不同意你抢我宝贝女儿!



突然来了电话,伍嘉成洗净手擦干拿起接。


“哎哟,磊哥~你和嘉嘉回来了?”


“行啊,等过几天小粤的新歌发布,咱们就聚聚呗~”


“你俩要是没事就来澍这呗,我正好煲汤给你俩补补,而且天成老想着你呢。”


“那就这么说定了啊,等你们哟~”



生活还在继续,他们的故事,不曾停息。




END









评论

热度(34)

  1. 陳與其_指尖上的小人甲† 转载了此文字
    “他们的故事,不曾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