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八分】那份买一送一的派叫爱情 1

  写完就闭关准备中考
  
  ※粤澍/八分【不带未成年人玩系列
  ※浓浓的轻小说风WARN
  *小陈同志3.21生日快乐(???)
  *JUST a 预告
  
  
  -
  “请问,您是一个人坐吧?”
  “嗯?”
  喧嚣,安静,喧嚣。
  昼夜注视这个世界的24h快餐店,今天又有什么事发生呢——
  
  
  
  -1-
  
  “B市的风沿着街溜过,他必赴那辆最后的末班车。”
  白澍合上卖肾求来的MacBook,指尖轻轻描画着那个缺了一口的苹果图案。身后的电热水壶开关又跳了起来,噗噗往上冒着气儿。
  靠,这苹果跟我那小破联想有什么区别吗?白澍郁闷地起身,跨过地上胡乱摆着的书、快餐盒以及没来及洗的衣服,撕开泡面包装,麻利儿地倒上开水,用叉子把盖儿压住捧到电脑前。
  白澍,根正苗红风华正茂二十三岁五好青年一个。从业网络作家,靠一双手“嗒嗒嗒”一个月敲出七八千,足够在北京养活自己。
  ——好吧,房租不是他自己交。
  两年前大学毕业的白澍已经成了个有八九百粉丝的网络小写手,带着Hermes耳钉挂着克罗心的大链子痛心疾首地大喊“我觉得搞幼教救不了这个冷漠的社会”然后毅然决然地“弃教从文”。结果被气得脸涨得通红的父母活生生地扫地出门,在五环边儿上租了套廉租房,一周回一趟家,人白老师倒也对这寂寞如雪的生活乐在其中。
  廉租房楼下刚建成了一个小小的商业街,路边开了家小得跟沙县小吃似的24hM记快餐。白澍很高兴,因为买菜做饭还不够跑的呢。
  毕竟生命在于泡面和静止。
  哥大学里树懒的荣誉称号不是白来的okay??
  
  彭楚粤,从广州某著名音乐学院毕业两年,边做兼职边玩音乐。乐队不停地成立又解散,兼职从广州做到杭州再做到北京,一个月前终于拿下了酒吧老板承诺的廉租房的钥匙住进了新建商业街对面的小楼。
  是的,彭楚粤,曾经叱咤风云整个大学的音乐才子,现在正住在北京五环外,每天日夜颠倒地逆着晚高峰坐地铁去东城区的酒吧卖唱,美其名曰“酒吧歌手”。
  酒吧里挺嘈杂,射灯映出的白色光束在晦暗的空间里旋转,偶尔映在舞女镶满塑料水钻的裙摆,拼酒的女人飘逸的发梢,又或者吧台上被子里剩下一口的伏特加,正在热吻的男女的脸颊——以及彭楚粤面前的钢琴。他松松化纤衬衫的领口摆弄着手机,微信里不停地滴滴响。“靠,不就是个N线小歌手的演唱会嘛,他们到底在激动什么?”台前的男子还在弹着吉他用一口地方英语唱着软绵绵的歌,彭楚粤断断续续分辨出限制级的歌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事实证明彭楚粤那帮朋友们轰炸微信的确是瞎激动一场,只不过是原来学院里舞蹈专业那哥们在广州市中心搞了场还算声势浩大的露天演出,原来一群狐朋狗友去捧个场罢了。
  彭楚粤从小视频里模模糊糊辨认出人群中心那个戴粉色鸭舌帽的男人,清清瘦瘦一张好看的脸。——该回去看看了。
  
  手机的推送弹出,“您关注的作者刚刚更新了章节”。
 
  
  
-TBC  
  
  

心安理得闭关修炼!!!
大概会发展成中篇?
坑还有很多,没填完之前是不会走哒,就请各位耐心等待我从宇宙的另一端回来吧——

晚安啦~明天又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春风拂面世界美好的一天~

评论(1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