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昊健】喜欢。

悄悄转一下,我小号,嘘。

白菏。:

※新圈新号不新人  开个小号
※趁节目开始投资一把,我昊健必大发【撒花
※帅气和糖是属于小哥哥的,爱和OOC是属于我的
※私设有,也许可能是各种AU
※开个短篇都要纠结半天,打
  
  
000.


  这是一个烂俗的青春故事。他说,喜欢。他说,我也是。


  单车链条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由远及近。少年鬓角的碎发被风掠起,车上高高瘦瘦的小孩儿按按铃铛叮当作响,打个口哨腾出一只胳膊使劲挥挥,又嬉笑着在夕阳下渐行渐远。
  是,喜欢。
  
  南加州的海风腥咸,坐在跑车副驾驶的青年靠着椅背,轻轻一瞥就能透过墨镜看见身边人穿着有点浮夸的花衬衫单手握着方向盘开车。目光在那人轮廓柔和的面庞上流转,不停寻找那颗小小的痣。
  嗯,喜欢。
  
  
001.
  
      刘昊然不太愿意回想起自己初中报道的那天。
       那是本市最好的中学,初高中只隔着半圈没什么实质性作用的矮墙。墙这边是张贴的初中报道排名榜,对面是高中的篮球场。
刘昊然分明看见自己的名字白纸黑字儿明晃晃地挂在第一行最开始的地方,刚想咧开嘴嘚瑟一下随即就眼前一黑——直到他再睁开眼,面前白纸黑字儿的排名榜和砖红的矮墙变成了一片惨白的天花板,以及窜进鼻子里的刺鼻的消毒水气味。


       他一副难以理解的表情眯了眯眼,认真在脑中梳理刚刚所有事情的经过。
今天我报道,然后我看了排名,对面有高中的学长在打球,之后我好像被什么砸了…再然后就是现在,莫名其妙地躺进了校医院。
还是难以理解。
       刚升学的小孩儿带着对初中生活的莫名恐惧艰难地转了转头,看到了一张挺陌生的脸。那张脸的主人看起来跟自己差不多大,身上还套着本校的校服,此刻正坐在床边有些焦急。
       ——地盯着手机打游戏。
       刘昊然感觉自己的人格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故作深沉地咳嗽了两声,想要引起床边人的注意。而床边这人不但不理他,还眼里瞅着游戏轻声让他“别闹”。
       “这位同学,”刘昊然忍无可忍地开口,“请问是你好心把我送到这儿的吗?那个砸我的人呢?”
        对面的人手机里传来游戏结束的声音,猛地抬头,一双眼里神色复杂。
       “你醒了?对,是我把你送来的…也是我砸了你。高一B班,董子健,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找我。”
       “我早就醒了好吗?”刘昊然有点郁闷,“等等…你是高中的?”
       董子健见怪不怪地点头表示理解:“真的,没跳过级,还晚上了一年学。”
       刘昊然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盯着眼前这位师兄,一副刚睡醒丧了吧唧的小脸活脱脱是个刚被初中折磨过几个月的小孩儿啊。
       郁闷,更郁闷了。
       “我叫刘昊然,初一一班的。幸,幸会?”
       小孩儿忐忑地伸出手,换来师兄的轻轻一声嗤笑。董子健伸手握住刘昊然的手,两个人汗湿的手心对在一起。
       “你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还有课要赶。以后有事高一B班找我,记住了吗?给你留了一盒草莓,一会吃了吧。”董子健一边起身穿外套一边絮叨,转身出了病房。
       刘昊然突然有点感激地目送董子健走出房间,咧开嘴傻笑,露出一颗虎牙。这个师哥的声音有点好听——脸也有点好看啊。


       然后他看向床头柜,心想师哥人太好了还给送草莓吃。
      …如果假装看不见仅剩的小半盒草莓旁那一堆草莓梗的的话。
       快,扶我去高一B,我找董子健单挑。


-TBC-



情节好像开始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了怎么办!!
我要尽量把这篇掰成烂俗的HE青春故事【打】

评论

热度(37)

  1. 陳與其_白菏。 转载了此文字
    悄悄转一下,我小号,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