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粤】电台情歌。(下)

我来更下半篇辣。感觉自己开始胡言乱语........(。

换电脑打字感觉就是不一样

酒吧驻唱歌手粤×深夜电台主播澍。强制HE,甜也HE玻璃渣也HE

ooc有,慎入。




————————————————————————


-6-

      一天,一天。

      所谓时间如水,大概也说明不了那飞快的光阴。

      白澍的生物钟渐渐和彭楚粤相似,他们开始坐在一起吃早饭,一起看电影,一起看书。

      只不过每晚到酒吧捧场的人,少了一个。

      白澍不清楚,彭楚粤到底有没有知道——或者在什么时候知道发生了什么。


      再一次地,两个人一起出门,白澍出门左拐坐公交,彭楚粤右拐坐轻轨。白澍站在公交站台上,正好看见一列电车从高楼后面冲出,奔向远方。他似乎在其中的某一节车厢上发现了彭楚粤的身影——正在他踮起脚仰头看向那节车厢时,公交车巨大的阴影不合时宜地撒了下来,遮住了蓝天,白云,以及那列车。

      白澍也就没再多望,拎着包上了车。


-7-

      不知不觉,在这把夜间情感节目的凳子上,白澍已经坐了一个多月。

      有人要他找机会翻身,他想过,当然想过,但他没干过。

      没有意义。


-8-

      白澍辞职了。

      在他辞职前三天,他收到了一通听众的电话。

      那天,当他在耳机里听到那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时,他差点掉下眼泪来。他深吸了一口气,没说话,示意电话那头的人继续说下去。

      对方用了他一整首歌的时间讲整个故事。他说话口齿含糊不清,听起来是喝了酒。

      “我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

      “我跟他住在一起有一段时间了,在我们住在一起之后不久我就发现,自己其实很喜欢他。

      “我高兴的是,他...碰巧也喜欢我。

      “我们在一起了。

      “他常去我的酒吧喝酒。

      “我喜欢他做的......红烧肉。

       “嗯......他看的书我都不太懂。

      “但是他最近不再来酒吧了。我问过跟他很熟的调酒师,说不知道他去哪了。可我觉得,觉得是他不愿意告诉我。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我爱他。

      “也许这个爱字太沉重太复杂,我不怕。”


      在白澍很轻的声音响起之前,中间可怕的沉静似乎已经越过一万年。

      “这位听众,感谢你与我们分享你的故事。

      “你要相信,他一定也很爱你。”

      他不确定自己的声音能不能被收进麦克风,也不确定靠着遥远的电波对方是否听见。

      于是白澍清清嗓子,划拉划拉曲库。

      “我们为这位听众和他口中的‘他’播放一首九十年代曾经红极一时的经典歌曲,一首带给无数人以回忆或眼泪的,莫文蔚的《电台情歌》。”

      莫文蔚唱,我们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挢,到对方的心底瞧一瞧。

      白澍又有点想哭。


-9-

      那天晚上下了班,白澍去了酒吧。

      他甚至没像往常一样走去,直接借了领导的车,一脚油门踩到底。

      他把车停在酒吧门口,推开门冲进酒吧。

      酒吧里没有几个人,他看见彭楚粤趴在他经常坐的地方,旁边是各种各样空的瓶瓶罐罐,姓陈的调酒小哥坐在彭楚粤对面玩手机。

      听见脚步声,调酒小哥抬头:“哟,你来了。我就说那台节目是你。”

      白澍瞥了他一眼。

    “你嘭跟这儿借酒浇愁呢。”

      白澍又瞥了他一眼。

      彭楚粤弓了弓身子,坐了起来。白澍坐过去坐在他旁边。

      酒吧里灯光很暗,白澍看不清彭楚粤的脸。

      彭楚粤突然把手搭在了白澍的肩上。

      白澍顺着彭楚粤的胳膊,也把自己的手搭在彭楚粤肩上。

      ——两条细长的手臂,两根平行的线段,外端在对方的左肩膀。白澍想起国外并排的跨海大桥。


-10-

      我们之间是一片海,

      一片名叫孤独的海。

      海的这头是我的爱,

      海的那头是你的心。

      ——我已决心去对岸寻找你的心,

             你是否愿意中途迎接我的爱?



-fin-



————————————————————————

能看到这儿的,我都跟您鞠一九十度的大躬。

谢谢观看。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