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陈与其Yuki Chan的迟到的2016年终总结。

无聊总结一下,发现我其实真是hin低产…

┈┈┈┈┈┈┈┈┈┈┈┈┈
1.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All about Aches.」7-膝盖疼:
  
    七月的夏天永远是个躁动的季节。
       明晃晃的太阳挂在蓝得清澈的天上,永无休止地散发光和热。阳光在一棵棵树繁茂油绿的叶片上游动流转,晃得人睁不开眼。
       满树都是知了。知了聒噪的震翅声使烦躁的心情无处安放,在四面环绕的响亮的鸣声中悄悄释放。有的人蹙眉快步奔向空调房,有的人在阳光下小声咒骂。
       正值青春的少年仍愿意在燥热的天空下恣意奔跑,在上课铃打响前一秒汗流浃背回到教室,再被老师训斥,日复一日。
       【这种青春真的超美好8】
  
┈┈┈┈┈┈┈┈┈┈┈┈┈
2.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我们不熟》:
  
  “对啊,我跟他原来是一个镇上的,从小就认识。
  “后来他学习好啊,他直接跳级考到省里的大学去念师范了。
  “我?我安安心心念书啊,后来也读了师范,毕业了就给我分配来了。
  “说实话打开办公室门我先抽了自己两个大嘴巴,哈哈哈。
  “你们彭老师就坐在办公桌后边抬头张着嘴瞪着眼看我,你说这人明明学习那么好怎么看起来老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
  “不对,我们不熟的。”
  
  ——后来,我终究也是没能知道彭老师为什么突然跳级出了镇子,也没能探究缘分到底是多么奇妙的东西。
  我只是忽然想到,也许是小于百分之一的概率让两个人再次相遇——
  我也知道,他们百分之百会对别人梗着脖子别扭地说——
  “不好意思,我们不熟。”
  【傲娇×2哈哈哈哈】
  
┈┈┈┈┈┈┈┈┈┈┈┈┈
3.最喜欢的部分
  
Ⅰ「All about Aches.」9-心疼:
  
  白澍曾经是一只鸟,可以日夜在海上飞翔的那种鸟。他喜欢展开双翼从水面滑过,用尾巴激起水花;他也喜欢在风雨中翱翔,看惊慌失措的鱼群四下逃窜。
    某一天,他在灯塔上看见了一条鱼,通体蓝色的鱼,在暴雨中逆流而行。很快那鱼便被猛浪排上沙滩,躺着不停摇晃尾鳍挣扎。白澍冲下去,把鱼衔住飞回海面,轻轻把鱼放回水中。
    后来,他修够了道行,进了人间成了个青年,在船干活上打发时间。他再没见过那条蓝色的鱼,也再没见过那么盛大的暴风雨。

    彭楚粤,一条海鱼,奇怪的海鱼。他和他五颜六色的兄弟姐妹们不一样,他浑身上下只有一种蓝色,没有花纹,没有斑点,没有图案,只有均匀鲜亮永不褪色的蓝。
    曾经一只鸽子救了他的命,那只鸽子很有个性,每天在海面上飞翔。鸽子似乎没有家,每晚在灯塔上空盘旋。
    ……
    彭楚粤认出了白澍。
    白澍仍惦记着那条鱼。
  【这一段超级玄幻哈哈哈哈。】
  
Ⅱ《衣柜》:
  
  “澍啊,你知道你从衣柜里出来的时候我想到了一个什么词吗?”
    “不知道。”
    “出柜。”
    “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喜欢我,而我们很久不见之后,你又回来了,你会告诉我‘已归’,也就是出去之后已经归来,叫做出柜。”
    “彭彭我帮你划重点,这句话的重点是‘你喜欢我’。”
  【彭楚粤骗小孩儿!打!】
  
Ⅲ「All about Aches.」3-牙疼:
  
  然后,他一推开门,感觉今天真是阳光明媚鸟语花香春风拂面世界美好。
        那个实习的小助理,正坐在转椅上全神贯注地玩手机。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洒满整个房间,在他刘海下布下一片阴影。空气中弥漫了消毒水莫名的味道,以及金灿灿的阳光。小助理不知道看到什么,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彭楚粤整个人都往外冒着粉红泡泡——带金粉的那种。
  【写的时候真·笑出声,ooc也挡不住老白的可爱(呸)】
  
Ⅳ《听书》:
  
  他说,他有一个朋友,从南方来的一个朋友。
        那个朋友和那个雨夜的故事里的护国将军很像很像。
        几年前,他的朋友来到北京,遇到了他。一场早已注定失败的比赛改变了他俩的人生——他们决定一起打拼,几个年头来也算拼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年轻的两人就意料之外地在一起了。其间多少也熬过了旁人的冷眼和嘲讽,熬到了足够强大,足以在他人面前握紧对方的手的那一天。
        他又说,有句话叫做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要做成某些事情的功夫,是往往在他们两人的努力之上的:说服双方的家人,不顾他人的风言风语,承担一切可能发生的伤害……
        一向经历丰富的他,竟然也会在“爱”字面前败下阵来。
        他想,现在,最好的爱也许是放手。
        我劝他不要放弃一辈子还很长,他骂我刚考完试就准备挥霍青春。
        我又看见他的笑,笑容里有奇怪的释然和复杂的孤独,却依旧眉眼弯弯。
        夕阳又映红了天空,层层叠叠的橙红色铺满了头顶。我送他走出院子,夕阳下他的影子被拉得很长。他慢慢远去,慢慢变小,然后消失在路的尽头。
  【白先生的故事真真儿是很打动故事里的小陈的,嗯】
  
┈┈┈┈┈┈┈┈┈┈┈┈┈
4.最煽情的部分
  
《已归》:
  
窗外是烟尘味,我带上窗
屋里闷热,我打开空调
光线阴暗,我拉开所有窗帘
一切都是从前你在的样子

我窝在沙发上看漫画
说实话
被门铃声打断美好的下午使我很恼火
我皱眉打开门

你站在那里
站在门口那里
你没变
我也是
阳光从左手边洒下来
洒了你一身
你捏着机票拉着行李箱
行李箱的把手上系着那条紫色的围巾
被我嫌弃过很多次的紫色围巾

你冲着我笑
我也想笑
你笑着笑着,你抱住我,拍我的后背
我把脸埋进你的肩窝
正像当年

当年,你安慰我说
没事啊 真没事
那天,你说
已归
我以为你说
择日可约

你说
已归
每日可约

【天知道当时已归梗出来的时候我党多兴奋…天知道这几个字我从华盛顿到纽约憋了一路(去你的】 
   
┈┈┈┈┈┈┈┈┈┈┈┈┈
5.最喜欢的人物描写
  
Ⅰ《听书》:
  
     伴随着第一缕炎热的南风,他悄悄地出现在我住的四合院儿里。
       他身高不高,大概跟院子门口从上往下第二排电表平齐。
       那天下午,夕阳漂红了西边的天。我照常推着旧自行车进了院门,正好看到他在跟隔壁的小孩交谈——他穿着校园里常有的白衬衫牛仔裤,半蹲着,怀里靠着一身背心裤衩的小孩儿。只看见他笑得开心,和怀里那个一样,挑着眉,眯着眼,恍惚间以为是邻班的翩翩少年。
  …
       那年夏天,几乎每天,他都会赶在夕阳落山前出现在家外那个不大的院落,给院落里的人讲上一晚故事。
       他的声音很好听,像是剧院里多年的话剧演员般厚重,又像学校里女生最喜欢的男生一样温暖;带着点京片子的口音,却透着南方人开口的柔软。
       …
  我记得他,他的眉眼弯弯。
  【内心:这这这这是我能写出来的??】
  
  
Ⅱ《概率≤1%》
  
  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位小小个子的年轻语文老师,第一年上任就被发派来带班主任。

  班里很多姑娘,每天目光都离不开他那乌黑柔顺的头发和里面装着星星的眼睛。

  没跟我们差几岁,下课后他总跟我们打成一片称兄道弟,让我们都喊他哥。上课了他拿着课本进教室,整个人精神得很——他喜欢用饱满圆润的戏剧腔调念课文,喜欢一只手夹着书做各种夸张的动作。
  …
  第一次上课,他眼里含笑,字正腔圆:

   “你们好,我叫白澍,三点水那个澍。”

  黑板上粉笔字工工整整:

  澍,及时雨也。——《说文》
  【哈哈哈哈白老师装X大神(bushi)】
  
┈┈┈┈┈┈┈┈┈┈┈┈┈
6.最喜欢的环境描写

Ⅰ《听书》:
  
  我身边的邻居们,他们嗑着瓜子、吃着西瓜,听玩笑似的听着一个个光怪陆离、五光十色的故事。
        当夜幕忽地从半空中坠落,有人点亮了院里唯一的电灯,他就在明晃晃的白炽灯光下拼凑脑海中不同的记忆碎片。电灯旁往往围绕着嗡嗡吵闹着的飞蛾,它们一个接一个奋不顾身地往灯上撞去。光亮常常会在他长长的睫毛下布下漆黑的阴影——
  …
  那是个大雨倾盆的下午,夕阳早已草草收工。只留得伴着巨大雷雨的响声的灰黑色的天与云,颤巍巍地要坠向大地。他如同往常一般来到小院儿,帮着邻里支好蓝色油布扯的雨棚,继续做那个讲故事的人。
  
  
Ⅱ《电台情歌》:
  
  再一次地,两个人一起出门,白澍出门左拐坐公交,彭楚粤右拐坐轻轨。白澍站在公交站台上,正好看见一列电车从高楼后面冲出,奔向远方。他似乎在其中的某一节车厢上发现了彭楚粤的身影——正在他踮起脚仰头看向那节车厢时,公交车巨大的阴影不合时宜地撒了下来,遮住了蓝天,白云,以及那列车。
┈┈┈┈┈┈┈┈┈┈┈┈┈
7.接吻和H
  【哈哈哈哈哈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可是当年让他俩在一个床上背对背睡了一夜的后妈bu】
  
《走吧。》:
  
  彭楚粤一点点摸回停车场,给白澍打开副驾的门看他钻进去,自己也拉开门坐下。刚准备点火,听见白澍说等一下我跟你说句话。

       他有些疑惑地转头,对上白澍那双好看的眼睛。
       白澍让他把耳朵凑近点。

       彭楚粤不明所以但还是听话照做,然后感到一只手在自己脸上飞快地蹭了一下,有什么冰冰凉的东西在同样的位置轻轻啄了一下,又瞬间弹回座位。

      彭楚粤瞪圆了眼一脸惊讶地转脸看着白澍,张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澍一脸无所谓一样地看着他,又看看前方,系上安全带,说,不是吃饭吗,走吧。

       彭楚粤没踩油门,解开安全带扣,抓起白澍的手擦了擦,在手背上也啄了一下。
       这次换白澍瞪圆眼睛说不出话了。

      彭楚粤重新系好安全带,一脚油门踩出去,说,走吧,吃饭啊。
  【请大家欣赏小鸡啄米图budui】
┈┈┈┈┈┈┈┈┈┈┈┈┈
8.槽点最高的部分
  
Ⅰ「All about Aches.」7-膝盖疼
  放学后,彭楚粤站在校医院门口,犹豫要不要敲门。
       白澍正好开门出来,彭楚粤转身要走。
       “你还参加运动会吗,想参加你就回来,记住了。”彭楚粤听见白澍的  声音在背后响起,平静得像一潭湖水。
       他转身,白澍站在台阶上看着他的眼睛。
       “我参加。”
       “还有,”白澍的视线明显低了很多。
       彭楚粤抢在他前面说,“还有,我想过了,这次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不听你的劝跑出去的。还有……”
       “我喜欢你。
  【陈与其:你你你你们怎么就就就好上了?我审批了吗??】
  
Ⅱ「All about Aches.」9-心疼
    距离沉船,十分钟。
    彭楚粤发现甲板影影绰绰的有一个人影。
    是白澍。
    彭楚粤走出去。
    白澍张开双臂,面朝天空。然后,他慢慢抓紧栏杆。
    “……你怎么没走?”
    “你不也是?”
    “走不了了。”
    “嗯,没想走。”
    “怎么不走?”
    “等一条鱼。”

    距离沉船,一分钟。
    彭楚粤抓住白澍的手腕。

    船沉了。
    船沉的前一秒,彭楚粤拽着白澍跳进了大海。
    海里睁不开眼,只能看见一片漆黑。
    彭楚粤牵着白澍,游向海底。

    你等到那条鱼了哦。

    水越来越深,水压越来越大。
    心脏被迫跳得缓慢。
    心脏被压迫得疼得生疼。
  【此处应有配乐:My Heart Will Go On/粤式白眼】
  
  陈与其:疼痛系列作为最早跟大家见面的系列,其实10题每题都是满满的槽点…最近一直处在瓶颈期,请大家期待放假之后如半年前一样高产似那啥的小陈…23333
┈┈┈┈┈┈┈┈┈┈┈┈┈
9.最喜欢的一篇
  《听书》,没有之一。
  从语言到故事再到整体风格,我也很好奇我去上海签证途中究竟是哪根筋绷直了能写出这样的文章😂可算是最能拿出手的一篇了。以后也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努力吧…
  写的时候的确构思了大概有一个多星期,每天晚上睡不着躺在床上放空想应该怎么写才好。最后写出来的确很满意233
  不给扔连接,也不扔全文,比较任性。
┈┈┈┈┈┈┈┈┈┈┈┈┈
10.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样的作品?
  能够以故事的真实和我的真诚打动更多人的作品,我党内外我圈内外所有太太都是学习的对象。
  
  
※嘿,我是陈与其。♡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