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與其_

大概已经是老陈了。
粤澍粤/陈坤中心/2017快乐男声

【粤澍】香醋,冰糖,与葱姜。(极短完,HE)

新年快乐!今天我们的主题是——糖醋排骨☆
糖醋排骨就是…酸酸甜甜的嘛。…就算是排骨也不炖肉,重点是糖醋嘛对吧对吧。
悄悄地,其实这次是竞速赛,好方。
私设有,流水账向,极度ooc(我有在避免
*轻微的恋爱&暴力暗示和言语注意(并不)
以下是正文!

──

-0-

        城市里那么快那么乱,不如我们走吧。
        四海为家,或于树下迎风把酒话桑麻。


-1-

       头顶上是四四方方的深蓝天空,树叶被风裹着飘摇。
       小学要上六年,中学要上六年,大学还要上四年。一共是……十六年。
       穿着背心裤衩的彭楚粤和白澍坐在院里的大树下掰着指头算。

       彭楚粤的父母来自南方。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迫于生计来北京投奔富有的远亲,所幸远亲倒是个善人——待他们视如己出,临终时还把剩下的四合院儿的一隅留给了一家人。
       彭楚粤就是在这个小小的四合院儿里出生,长大,直至那天。

       白澍的祖父曾经是这间四合院儿的主人。
       白澍当然不知道这件事——等他记事,四合院儿已经不只属于他们了。他只知道自家拥有这间大房子一半儿的使用权,而且对面住着一个长的挺好看的小哥哥。
       白澍和这片土地大概有天生的缘分,一二年级就吆喝着彭楚粤骑着自行车乱跑。两人跨上高大的二八式自行车,白澍把脚蹬子蹬得乎乎生风。尘土和小石子被车轮带起往后飞去,风从他俩耳边溜过掀起额前的黑发。
       车轮春天碾过小巷崎岖狭窄的石板路,夏天轧上柏油路晒起的鼓鼓囊囊的包,秋天压在枯黄的树叶上一路沙沙作响。家长在下雪的日子把车藏起来,他俩只好揣着烤红薯在雪地上飞跑。

       彭楚粤喜欢做完作业坐在书桌前往面前的窗外看,看对面的白澍认认真真地趴在桌上写字,或者两个人隔着院子用眼神嬉笑打闹。他常常一边看一边偷偷幻想,如果时间永远停在属于他和白澍的十来岁……直到手中那一瓶北冰洋里的吸管被咬得扁平,再也吸不上什么来。彭楚粤就有点慌乱地回过神,皱着眉把吸管捞出来对着瓶子猛灌了几口汽水——橙色的气泡裹挟着二氧化碳在舌尖绽开,炸得酥酥麻麻;丝丝甜意瞬间化开,冰冰凉凉充盈了整个口腔。橙子的甜味芬芳馥郁快要窜进血液,除此之外再尝不出第二种滋味。
       白澍总要假装很认真地写作业。他知道就算自己不跟彭楚粤打闹,那人也会是不是抬头瞅一眼自己。只好在心里面想念游戏机和漫画书,手上磨磨蹭蹭地动笔一点一点把作业划拉完。白澍总想在对方心里再留下一点完美的印象。有时他也抬头,刚好对上彭楚粤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院子那边的人会手忙脚乱地收回目光,他也就眯着眼偷偷咧开嘴乐。
       彭楚粤家的灯总是后灭。那盏灯光温柔的小灯在黑暗里捉摸不定却拥有令人安心的魔力,在白澍家的灯熄灭后紧跟着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四四方方的夜空中有晶亮亮的星,像两个小孩儿的眼睛清澈透明。

 
-2-

       中国有句很有名的谚语。它这么讲——
       入乡随俗。

       彭楚粤一家就在四合院里跟白澍家一起过年。南方的年夜饭桌上没什么主食,海鲜河鲜多过一切;越往北面食越能占了一席之地,饺子,面,饼以及大鱼大肉都上了桌。这几年来彭楚粤他们也学会怎么包饺子——起先是看着白母指尖翻飞在饺子皮儿上捏出一个个褶儿,后来依样画葫芦包出来丑丑的大肚子饺子,到现在也算能娴熟地包出白白胖胖挺可爱的饺子了。
       彭母有拿手菜,她做的那糖醋排骨北方人也爱吃。近了年关那几天,她就挎着包去市场挑上好的猪肋排,顺便在隔壁摊买点葱姜蒜。——南方人本不吃那么多葱姜,来了北方后冬天寒冷干燥,只好多放点避免风寒。小孩儿喜欢看她把一段段的排骨洗净裹上白白净净的面粉,这边赶紧递过炒熔的冰糖水,那边就舀上两大勺香醋倒进去,调好倒进热腾腾的油锅。彭母笑眯眯地用长长的木头筷子夹起排骨呲溜滑进油锅,白色的烟雾升腾,白澍挑个时机鼓起腮帮子把雾往锅的另一边吹,彭楚粤一不留神就被弄得满头满脸湿漉漉的,佯怒作势要追着打白澍。转念一想干脆也深吸一口气吹了回去,白澍还没反应过来,刘海上睫毛上就挂了晶莹的水珠,过来就要打彭楚粤。彭楚粤竟然半张着嘴呆在原地没动,僵着脑袋里飞快思考这是哪儿来的天使。
       ——于是,白澍扑倒了彭楚粤,两人黑黑的明亮眼睛里映出彼此好看的面庞,睫毛上的水珠悄悄凝结成白色的霜。彭楚粤皱着眉起身拍拍屁股埋怨白澍怎么这么不小心,白澍嬉皮笑脸地喊“得得得哥我错了我错了”,没看见彭楚粤眼里那点点星光。


-3-

       时间从相框里、车轮里、日历里,以及零零散散所有地方溜走。他们在天安门广场上蹦跳,看五彩斑斓的闪亮烟花在天上炸出一个个数字,扯着嗓子倒计时大喊新世纪快乐;他们盯着电视里的西班牙老头儿在莫斯科终于喊出“BEIJING”激动得直接扔了手上的冰棍;2003年的非典席卷北京城,白澍被作为疑似携带者隔离了两个月,彭楚粤挂着冻出的清水鼻涕天天跑到医院把饭盒交给漂亮的护士姐姐,等到白澍被确诊是普通的风热并治好后,他俩一起不满地絮絮叨叨念了半天这什么该死的“萨斯”病毒。
       这么说着晃晃悠悠当真到了上中学的年纪,两人穿了白衬衫打了领带还真有种泡沫剧里翩翩少年的样儿。彭楚粤把白澍的领带整理好,白澍又笑眯眯把彭楚粤的领带拽散。两个人折腾了半天,又在窗边借着反光比划了半天才算完。
       初中的白澍正窜个儿,某天头发支楞着竟然发现超过了彭楚粤。彭楚粤还是个脸圆圆的小胖墩儿,咬一口京片子的白澍当时的爱好就是放学路上招呼彭楚粤:“来彭彭——胡撸胡撸瓢儿~”彭楚粤一个大大的白眼直接翻给整天手在自己头上游移的白澍。除此之外倒也没做过什么反抗。两家干脆收拾收拾腾了一间空房给两人,权当体验男生宿舍生活。彭楚粤本来张张嘴想说点什么回绝,却被身边的少年先捂上了嘴,满口答应下来,挤眉弄眼看了他一眼。
       彭楚粤表示——我才不跟你住一起,不够给你收拾的呢。
       后来,叉着腰的小小少年被一根糖葫芦收买,咔嚓一口下去,是熟悉的酸甜——先是倒了舌头的酸,再是掉了牙的甜。


-4-

       某个夏天的某个晚上,彭楚粤挨了顿板子,泪水流了一脸却一言不发。
       他可以上区里排名第一的高中,他成绩好又稳定,不像白澍可以从二百名冲进年级前十再滑出去——然而他在二模前问父母能不能去排名第二的那所。父母说他胸无大志整天想着混混混,只有他知道以白澍过山车一般的成绩,考进最好的中学肯定不保险,不如陪着他去次一点的也无妨。白澍从屋里听了动静出来发现叔叔阴着张脸手里攥着竹板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跑去护着彭楚粤。彭父知道白澍懂事,看他护着儿子只好叹口气摇摇头,指着二人让白澍好好管管他这个儿子。
       白澍也吓得眼泪珠子断了线一样涌出来,拉着彭楚粤回屋就问到底怎么回事。彭楚粤最后也没挤出来几句话——白澍转身悄悄出门给他热了一杯牛奶连带几瓶药膏拿回来,自己拉开凳子拿出书包里那本几乎崭新的练习册。
       ……彭楚粤后来也没去成那所排名第二的中学,而是在那个八月提着白澍的包站在那最好的高中门口,看他从校门口的布告上找到他们俩的名字。最后白澍兴冲冲地跑过来,努力地憋出一副嫌弃的语调:“哎呀烦死了怎么又跟你一个班啊”——极快的语速让嫌弃的语调瞬间破功,彭楚粤似乎能看见白澍明亮的眼中有只愉快的小鸟雀拍着翅膀欢腾雀跃。


-5-

       一个暑假的功夫,白面团儿一样的彭楚粤像是被谁发好了拉成了一个大长条,蹭蹭蹭地往上疯长。长过了仍旧威严的父亲,长过了门前看似很高的盆景,也长过了总摸自己头的白澍,成了四合院儿里俯视一切的生物。白澍微微仰着头望着他鼓掌,一副欠揍的语气——恭喜彭彭成为巨人!
       彭楚粤没忍住把手放上白澍毛茸茸的头摸了两下,似乎带着点骄傲:“我现在可不怕你了!”这次换白澍吃瘪了——他扁扁嘴一耸肩好像无所谓的样子,下一秒就转过来挂在彭楚粤身上索要精神损失赔偿。
       两人在高中凭借一副好皮囊也没少有追求者。白澍这个花花公子脾气一直没改,对谁好像都欲拒还迎捉摸不定;彭楚粤总有点困扰地收下小女生的巧克力,再礼貌地回一句谢谢。
       ……这直接导致当彭楚粤整天跟音乐社的漂亮学姐去排练时,白澍坐在宿舍里一边喝偷偷带来的北冰洋一边思量彭楚粤这家伙是不是他妈的真跟哪个漂亮姑娘谈恋爱了。末了还“呸”一声轻轻啐了一口——“哪个黑心商家,汽水儿里舍不得放糖精,要酸死爸爸啊?”接着还接连不断跟“疑似恋爱dog”保持“安全距离”一直持续到那学期快结束实在需要彭楚粤的援助,他才又颠颠地带着“走私”进来的糖醋小排找彭楚粤谢罪。彭楚粤全程被搞的莫名其妙惶恐不安,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像个待审犯人一样颤颤巍巍开口:“你…到底要干嘛?天天躲着我现在有拿吃的讨好我,耍我玩啊?”
       白澍一时间有点懵。“不是,你不在跟音乐社的学姐交往吗?我这不是怕打扰到你…”
       这下彭楚粤也有点懵。“什么?我?学姐?你有没有搞错什么啊?”
       白澍花了三分钟认清现实。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因彭楚粤(疑似)恋爱而不爽并且自动远离他。再简单一点来说,就是自己吃醋了。
       啧,有点难以置信。

       彭楚粤倒是盘腿坐在床上看着挺乐呵,敢情这位爷是吃了醋了。想到这儿情不自禁便扬起了嘴角——下一秒就被面前的人恼羞成怒一样扑倒,与很多年前的玩闹无二。
       ……看着他亮晶晶的黑色眸子和柔软的长睫毛离自己不过几公分的距离,用肉眼就可以分辨他额头上细密的汗毛…
       彭楚粤用不到一秒做了这个决定——闭上眼飞快抬头往上一凑。和想象的一样冰凉柔软的触感,以及睫毛打在脸颊上的轻痒。
       他看见对方的瞳孔瞬间放大又变回原形,张开嘴又找不到合适词汇的样子实在有点好笑,对方可是小狐狸一样聪明的白澍,久经情场白老师。
       刚刚还在笑别人的彭楚粤突然也红了耳朵,有点羞怯地低头问白澍“明白了吧”,白澍在刚刚的轰炸里还没反应过来,轻轻点了点头,小声道:“今晚…月色真美啊哈哈。”


-6-

       两人的大学专业都不怎么好适配工作,毕了业干脆就就在北京坐上了办公室。两个人在两座不同街区的写字楼,彭楚粤走着上班,白澍坐公交车。
       一年后白澍就买了辆小破吉普车,每天晚上嘚瑟着叫嚣着要接送彭楚粤上下班。已经比白澍高了半个头彭楚粤一个白眼谢绝了他的好意,并以建设绿色城市为由说教了白澍一番。白澍赔着笑脸应着,顺便支开话题。
       “等咱赚够了钱,咱出去疯玩几年吧?”
       “要在半山腰买一栋大别墅,带天窗落地窗的那种。”
       “尤其是厨房,把墙打掉用钢化玻璃封上做成开放的才好。”
       “等爸妈老了就让他们去住,再雇几个漂亮姑娘跟我们爸妈做饭打扫卫生。”遭到了彭楚粤的白眼。
       “我们也隐居山林,跟陶渊明老先生一样——不过他不会种地,我应该会。”
       “我还会做糖醋排骨——你闻到没他们真在做糖醋排骨啊!”

       “——糖醋排骨不是隔两天就会做吗!”彭楚粤拍一下白澍的后脑勺。
       “这不是重点好吗!”

       ——彭楚粤,我们走吧。我给你做糖醋排骨,我们住在山中,过前人那种无忧无虑的日子。
       ——等我们老了就去,我说过要帮你洗净葱姜。……只是有你在,何谓忧虑?
       
       是了,如若看见你的身影在厨房的烟气中若隐若现,哪来的忧虑——只有停滞时光的悠闲和对你面对柴米油盐都不减的爱罢了。



-fin-


v
At last:
竟然是第二哈哈哈超满意!今天一天从构思到成型搞了一整天,就没写多少作业…/哇地一声哭出来
糖醋排骨嘛,要甜甜的,要吃点醋,葱姜蒜会给小日子加点料吧。
如果看到哪里突然饿了我不背锅!【虽然整个搞事计划都是我搞的】
我也想去山里隐居啊!!带我一个呗!!/咆哮
作为一个伪·考据党,我还写了一堆我出生前和刚出生时发生的是,到处查到处问各种百度我也是很憔悴了_(´ཀ`」 ∠)__
最后一个词请跟我念!Bà liǎo!

给看到这里的(看完全文和我所有废话的)babe们鞠个躬!谢谢您嘞♡

评论(23)

热度(35)